【老婆让下属占便宜】【完】
少妇的肉体上的便宜。人家段延庆是武林高手,而他呢,唯一的长处就是能喝酒,至少能喝1 斤半以上,这是在他占我老婆便宜这件事发生后我利用一次一次的机会试来的。

  鲜花往往插在牛粪上,这种身份上的差异,进一步的加重了本来就有淫妻的心理的刺激。为了舒缓自己的心理兴奋,我把经过记下来。

  去年,老平房拆迁,暂时在外租房子住,是个50平方的小套二,我说一下格局,这是个很老的楼,一层是三户,我租的是西户,进了门,北边是厨房,然后是个小走道,走道背面是个很小的厨房,走道西边是一南一北两个房间,南边是我们的卧室,因为老婆怕晒,我们把床按在靠着北墙。北面是个小卧室。二个卧室之间的墙上有个窗子,是为了通风方便。因为我家平时也不来什么人,我就把窗扇都摘了。北卧的门也摘了,南卧的门有毛病也关不严。我的下属88年的,很矮,很笨,也丑,一个月不洗一次澡,身上总是有股味。

  是走后门到了我所在的部门的,没办法,平时也只能干一些很简单的跑腿的体力的小活。

  九月,我家新买的房子装修,事情就发生在这段时间里。因为我家里收拾房子嘛,我有时也叫他去帮我干活,体力也不行,很虚。有一次,我问他,在学校里谈过恋没有?是不是处男?他说,这个世道,在学校里谁不玩?我心里很不以为然,就这样的,还会有女子上?那可真是……纯粹是为了玩,为了被操了。

  只能说这个世道年轻人开放。像我老婆这样的,长的好,又有了一定地位的,职业也好的,年龄又比他大,在性上是与他占不边的。我万万没想到,有一天我老婆会让他占了便宜。那天,在新房子那里要干一些活找不到别人我就找了他干了一下午,我总不好意思就那么让他回公司,他是住公司宿舍,总得管饭吧。

  我们三个人就去了我住的地方,老婆炒了几个菜我们开始喝酒。本想简单吃点让他回去,可是,喝了一会,下雨了,而且很大,我们又吃了一个小时,雨还是下,而他也喝多了,我总不能让他这样骑着个自行车回去吧?我家离我公司也挺远的。我就和老婆商量了一下,让他在我家住下,住北卧室。安排好了,我们就放开的喝酒了,老婆也开始喝,我们三个人喝了二瓶白酒,又喝了几瓶啤酒。

  吃完了,简单收拾了一下,我上了床,脱了个净光。酒精的兴奋还在作怪,更有重要的是,在一个不算是封闭的空间里,又多了一个别的男人,有过多次的淫妻的性幻想,但,这真正的,这么近却还是头一次。我老婆确实是很古板,但又相对的开放,怎么个相对呢?就是说,在她可以裸露时她不在乎有别的男人看到她的肉体,如住院,如喂奶,而我家的房客们,也确有几个看到过她的半裸。

  有这两个因素,而且呢,我喝醉后是肯定要操老婆的,我的下体硬的很。可是酒精上头了,很长时间没喝这么多过了。我开始迷糊起来。

  阿亮的床早在我们喝酒时老婆就给他铺好了,在他回到自己床上躺下时,老婆也上了床。呢,摇晃着脚步去了卫生间,老婆收拾了一下东西,也上了床。

  也怪老婆,她竟然不小心压了我一下,如果她不压着我,也许以后的事就没有了。

  我一下子醒了,一睁眼,老婆正在换睡衣,她很怕热,但腿生孩子时受了凉,所以内裤和胸罩是不穿的,睡衣却是穿的。

  我本来性欲就没退下去,一下子又让老婆勾的更强了。把她拉倒就要插。

  因为二个卧室就一墙之隔,而且之间的窗子没有窗扇,翻个身的声音都能听的一清二楚。老婆不同意做,可拗不过我,答应让我从后面插十几下,我也只好同意。

  刚插了几下,听到隔壁阿亮下床,老婆急忙让我停下,我收敛了动作,却只是轻轻的插着,同时听着阿亮的动静。

  他出了房间,没去厕所,坏了,他往我们卧室过来了。他在门头往里探了一下头,又缩回去,问:嫂子,这小走廊的灯在哪里?我去厨房找点水喝。

  屋里没开灯,他应该是看不清,但现在的城市,不可能有完全的黑暗,外面的灯亮着,照的屋里也不是很黑,我们身体的轮廓是能看的出来的。

  就在那个镜子边上。老婆说。这时,我抽出了鸡巴,只是摸着她的屁股。

  听阿亮摸索了几下还是没摸到,这个开关放的地方,不是事先了解过的人很难找到。

  你在那里等一下,我帮你开。老婆说。

  行,那我先往厨房走着。阿亮回了声,脚步声往厨房走去。

  我们的床离门只有80公分远,老婆坐起来,下床,一只脚踩在地上,一只脚仍在床上,斜着身子,伸出一只手扶住墙,伸出另一只手去摸灯的开关。因为我们的卧室的门只是开了一条大约二十公分的缝,老婆的意思是这样伸出手打开灯就行了,而我的卧室的灯没开,就不怕阿亮看到她光着了,其实,那时也应该是没想这么多,应该是忘了自己光着了,只是想尽快给阿亮打开灯,别碰了什么东西绊倒。租的房子太小,地下放的东西太多。

  随着「啪」的一声,灯亮了,老婆嘴里也轻声的「啊」了一声,又「啊」了一声,接着快速的缩回了床上。借着从门上面玻璃透过来的灯光,我看了老婆一眼,脸红红的。

  我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说,只是整好了衣服,我要再动她,却怎么也不让我动了。

  我无奈,只能收兵,去解手,在经过阿亮房间时,看到他正在上床,刚喝完水。

  我晕,他和我一样,你猜是什么?对了,一丝不挂!

  我明白了老婆的第一个「啊」,原因是她看到了阿亮的裸体。我忍不住往他下面看去,硬硬的挺着,因为我眼近视,并不真切大小,但这就够了,我知道了老婆的第二个「啊」的原因了。应该是她也记起自己也是一丝不挂了,噢,不是一丝不挂,睡裤还搭在她伸在床上的那只腿上。

  至於她不让我动了,肯定是阿亮看到她了,虽然从她打开灯到闪回床上时间很短,但如果那时阿亮站在厨房门口,面对着我们的卧室门时,时间再短,总不会比闪电还快吧,闪电还能看到呢,他也会看到她正面的裸体的,也许,他那硬起的鸡鸡说明了这一点。

  想到这里,一阵心悸,那种怪怪的感觉,似甜又似苦,得到?失去?自己的老婆,就这样让人…这种失落、兴奋、刺激的扭曲的感觉轻轻的敲击着我的心,幻想过无数次别的男人亲摸操自己的老婆,幻想过无数种种不同的场景,却是在这样一种场景下,老婆前身阵地尽失,而且是实实在在的,也无怪乎她不再让我碰呢。99.9% 的可能是看到了,我是不是得抱着那种那一刻阿亮恰好没看到她的想法来平衡自己的内心?阿亮,这个又懒又丑的家伙,这个癞蛤蟆,就这样占了天鹅的便宜。

  我怀着一种复杂无比的感觉解了手又回到床上睡下。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迷迷糊糊的醒了,抬头看了一下窗外,黑乎乎的。我出了一口气,转身,右腿搭在老婆小腹及大腿处,右手去楼着她压在她的奶子上。

  因为外面的路灯很亮,卧室里也不是很暗,就在我一转身的霎那间,我看到一个黑影一下子从老婆的胸口上消失了。我吃了一惊,保持安静,隐隐的听到床外有呼吸声。我明白了,应该是我的下属阿亮。过来占我老婆的便宜。

  一霎那我想了很多,声张开来,一是我们以后难以见面,老婆脸上也不好看,而且他的后台关系又很硬,撕破脸会很尴尬的。同时,我又觉着刺激,那会老婆被看到,也只是被看到,而这一次,却是被碰了,这属於自己的东西,让别的男人在自己身边给碰了,是一种很特别的刺激。

  我装着打呼噜,让他有时间回去。果然,下属悄悄的爬回了北卧室。

  在他走后,我打开灯,去看老婆,以判断被怎么占便宜了。现在老婆仰躺着,腿叉着平放着,她仰躺着,下身还盖着一条床单,看不出什么痕迹来。再看老婆的上身,睡衣是那种套头,没有扣子。睡衣的衣襟扯到了奶子的下边,可能是因为睡衣有点瘦吧,如果肥的话,肯定就扯到奶子上了,饶是如此,因为衣襟是斜着,左边的奶子还是露了出来,刚好到露到乳头,因为没了拉力,此时衣襟正自己慢慢的往下松去。我掀起她的衣襟,左边乳头有点硬了,还湿乎乎的了,右边乳头也有点硬,却不如左边乳头大。

  看来,刚才,阿亮应该是蹲在老婆身边,吃她的乳头。

  我心一阵阵心悸。

  我起身去了卫生间,在经过北卧室时往他床上看了一眼,脱的光光的,鸡巴硬硬的。

  我回去躺下后,听到他那边的床吱吱的,应该是在自己摸鸡巴,第二天他走后,在床单外发现了不少阴毛,和多滴精斑。

  第二天见了,他了眼中很明显的有种占了便宜的优势感,而不是一往在我面前的卑微感。也许是我多想了,也许事实上就是这样。

  渐渐的,我喜欢上了这种自己的老婆让别的男人,特别是和自己,和自己老婆差别很大的男人占老婆便宜的感觉。下属很明显的完全的符合这些条件,我心中唯一的要求,就是他的鸡巴能和我的不同,和我所渴望的一样,粗点,一定要龟头大。

  经过一段时间的想像和酝酿,我渴望亲眼看一下他的舌头舔到自己老婆乳头和阴蒂的感觉,渴望亲眼看一下一个粗大的龟头慢慢分开老婆的阴道缓缓插入的感觉 .可是我内心深处又有着深深的不甘。

  而如果这个男人是个处男的话,还能平衡一下自己的心理,多年来,自己就一直这么矛盾着。

  从那以后,我心理怪怪的,总想着这个事。我想,下属的心里也会想着吧。

  因为我经常出差,而房子一直没装好,我老家又不是这里的,朋友也少,就经常叫下属过去帮我老婆干活。因为渐进冬天,身体的诱惑也减少,而老婆本来也讨厌他。应该是不会发生什么吧。只是后来,从老婆的口气中听出,她对他的讨厌不是那么严重了,总之呢,一个女人对一个经常帮自己干活的男人在感情上是会慢慢认可的。当然,这里的感情并不是指性或爱的。

  时间过的很快,这不,天又变暖了,而我家的装修也进入了尾声。

  很快,又将会有一次机会,我会安排阿亮在我家住一晚上,这件事是我要搬家,找一龙一虎,而他恰好是龙。

  朋友们,你们说我该怎么办?我的心在纠结、挣扎…昨天,四姨从老家过来。40多岁的人了,风韵犹存,更显得一种媚力。她年轻时就是我村子里的四大美人之首,而今,岁月的薰陶更让她增加了种岁月的吸引力。四姨也是个有故事的人,以后我会慢慢说的,先预告一下了。

  我这些日子一直出差,这把原定於18号的搬家也改天了22号早上。按原先计划,我回到家里,老婆应该已经把东西收拾得差不多了,我让四姨住新房,老婆和我及阿亮住我现在租的房子,这样我就可以继续进行我的「计划」了。

  对於阿亮住宿的安排,明天四点搬家,他的宿舍离我家远,我不可能让他三点就起床骑着个破自行车往我家里走,从礼节上也说不过去。虽然我心里仍旧纠结着,怕他这第二次胆大了,太过份了,可想想我这些安排也是顺理成章的事,这,权作是给自己心理的安慰吧!

  可是,我是下午一点多回到的家,看看家里的东西,依旧是乱七八糟的一大堆,心里顿时有一股火,好在有四姨的到来,还是兴奋占了上风。

  四姨在家里帮着老婆收拾东西,看着两人脸上的汗水,心里倒是软软的了,对於我这偷偷的淫妻突然有了愧疚,有了悔意。

  为了减轻她们的劳动量,我又把那个白痴劳动力阿亮叫了过来,紧三火四的忙到七点,家里的东西都基本上收拾好了,又用三轮车运到了新屋,就剩了今晚睡觉用的被褥还没打包,只能明天一早四点起床后再收拾,反正是很简单的,也就是只剩床、电视、茶几、梳妆台等大件让搬家公司搬的了。当然,还有个锅,我们这边的风俗,得找一龙一虎来把锅由楼底下抬到楼上去,预示着吉祥。

  我、老婆、四姨、阿亮四个人就一起吃饭,因为孩子要上学,就把孩子送到他大姨家了,不影响其休息。

  晚饭是四姨做的,多年没吃过纯正的家乡口味了,心里没了第一天收拾东西的急躁,虽然第二天要早起,还是喝了点小酒,当然,比那一天喝的要少了。四姨多年不见,酒量却是一点也没变,只喝了一杯啤酒脸就红了,却愈发的好看,我心里的淫欲在慢慢地增长,我想啊,阿亮这个小色狼肯定下面会硬了的。

  边聊边吃,吃了将近两个小时,多年不见,又是碰到搬家这样的大事,虽然都提醒着自己不要喝多,还是稍稍有点到量。四姨喝了两瓶啤酒,老婆三瓶,我三两白酒,阿亮半斤吧!

  吃了饭看了会电视,大约十点了,就决定睡觉。 本来是打算让四姨去新房睡的,不过她说不用,在这里住就行,两个房间也能住开,这样早上起来干活也方便。因为男女有别嘛,所以老婆和四姨睡我们的主卧床,我和阿亮去挤在北屋的那个单人床上。

  脱衣躺下后,我和阿亮就熄灯躺下了。老婆和四姨那边还亮着灯,喝酒的兴奋和搬家的兴奋让两人还在边说话边看电视。其实我倒是想睡在里面,给阿亮晚上可能的活动行个方便,但心里的纠缠仍然复杂,因为等搬家公司的人来了肯定得我去开门,我得先下床。

  我给自己找了这么个不是理由的理由,让我战胜自己的欲念睡在外边。而更关键的是,这段时间在外面,从山东到浙江,又到内蒙、吉林、北京,跑的路路程大约能绕地球半圈了吧,再加上这一天忙的我确实累了,加上又多了个四姨,我估计阿亮也不会有什么行动了吧?其实我心里也没计划好怎么个玩法,毕竟事情是不受我控制的。

  可是,事情要怎么发展,总是有它本来的轨迹的,并不因人的努力而改变。

  我和阿亮这边刚熄灯不到五分钟,老婆就吆喝我说是电视没信号了,让我过去看看。

  真是的,不早睡还看什么电视?我这浑身酸痛,刚想好好歇歇,我这本来最刺激的淫妻行动都不想做了,还去修电视。不过没办法,老婆是家里的二把手,咱在家里排行老三。於是我就起床去了那间屋,我嘛,只穿着一条三角内裤。

  到了房间,我往床上扫了一眼,有点夸张的说,某个地方忽的一下子硬了。

  床上两个成熟韵妇半裸玉体横陈,半倚着墙躺着,身上只穿着内衣内裤,尚未全露,而玉腿轻叉,却是最为诱人。

  老婆还是穿着她下午干活的那一身,因为睡衣等别的衣物都已经打包了,现在呢,下身只穿着那件红色内裤,挺紧的,上身只戴着奶罩,已解开了,松松的挂在奶子上,露出了大半个奶子。

  四姨的内衣内裤显得比老婆的要高档得多,可能因为四姨是走亲戚,穿得比较正式,而老婆却是为了干活而穿的,不过话又说回来,老婆本来就挺随意的。

  四姨也是比较时尚,穿着一套蕾丝半透明内衣裤,两人的奶子比多年前更加圆滚了。可能这个看法是错的,当年我看到的那次她是躺在床上,蕾丝内裤紧紧的贴在小腹上,小腹虽有凸起,却并遮盖不了她的美丽。

  四姨当年的外号是「气死太阳」,意思是说她白,皮肤好,太阳怎么晒也晒不黑。那浓黑的森林隐约可见,也许近了应该是清晰可见吧,当然,两腿正中间的地方是有一块白布,我不知道该怎么来描述,两肉肉是看不到的。

  我去看了看电视,原来是下午收拾电视上的DVD 时把机上盒上的线碰了一下,到现在终於掉了下来。我弄好后,就过去睡觉,不过这一看,那种「淫妻」的心态又占了上风。

  我回到我和阿亮的房间,阿亮去解手了,晚上吃得肚子不好,我就先上床去了,等了几分钟还没过来,我就到床里面先睡了。这时,潜意识里,我告诉自己别睡死了,看这样子,今晚阿亮又会有行动了,这一切,也许是老天的安排吧!

  过了一会,阿亮上床了,又过了一会,隔壁的两个成熟娘们终於不说话了,电视声音调小了,可是等了一会,好像没听到关灯声。我睁眼看了看表,12点了,那边传过来的电视光还在一闪一闪的,唉,我老婆这个东西,又看到半夜。

  可能得补充一下,我老婆特别喜欢看电视,平均看到凌晨一两点,因而忘了关灯或忘了关电视是常事。

  过了一会,阿亮上床了,又过了一会,隔壁的两个成熟娘们终於不说话了,电视声音调小了,可是等了一会,好像没听到关灯声,我睁眼看了看表,12点了,那边传过来的电视的光还在一闪一闪的,唉我老婆这个东西,又要看到半夜。可能得补充一下,我老婆特别喜欢看电视,平均看到淩晨1-2 点,而忘了关灯或忘了关电视是常事。

  迷迷糊糊的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到阿亮下床了,我眯开眼一看,是的,他出了门往厕所走去,可是好像并没有解手,没听到水来,他又退回到北屋的门口,在观察我,我装作一动不动的样子。

  他见我没反应,就往主卧走去。

  又等了几分钟,我见他没回来。我就站起来,站在床上,从两个房间之间的那个窗户上往那边看。

  看到的场景我终生难忘,给我的刺激也是无与伦比的,我相信,给阿亮的刺激也是无与伦比的。作为一个男人,占一个女人的便宜是件幸福的事,同时占两个女人的便宜更是件幸福而又幸福的事。占一个男人的老婆的便宜更是一件幸福而又刺激的事,而同时占这个男人的老婆他的别的关系的女人的便宜,是一件在世上极少能碰到的事,而这事,就让阿亮碰上了!

  像是有淫妻情节的人,看到自己的老婆被人占便宜是刺激的,被人看、摸、操,而自己的老婆和一个自己的亲属女性同时,是同时,被同一个男人占便宜又将是一件何等的刺激与纠结。 而我这并不是意淫,这是有人在实实在在的淫我的妻,淫我的姨!

  事情在我的期望与不情愿间发展,在我的消极的阻止间发展。现在,两个男人,四个鸡巴,同时勃起;两个女人,同时半裸。

  床上,两个女人半裸而睡,各呈姿势展现女人不同的一面。老婆的两臂均斜分开,她的右手还松松的握着电视遥控器,奶罩松松的堆在奶子上,似坠似不坠,只要轻轻一碰就可以放出两个小兔子。她的两腿分开呈约30度的角,只是下身还盖着一条床单,她的腿受凉了,今天没穿睡衣,就紧紧的把床单卷在腿上,两边压在身下。

  四姨在床里面睡着,右侧着身子,面对着墙,她的两手放在脸的前面,因为她的奶罩后面的三个扣子只剩下了上面一个,整个奶罩往上掀着,露出了下半个奶子,雪白雪白的。她的左腿提起与小腹平齐,蕾丝小内裤崩的紧紧的,肉色似隐似露,很是诱人,如果不是裆间的一点白布,小木耳也能看到。总的来看,她的整个后面,背,屁股都展现在阿亮的面前,老婆的下身让床单盖住了没给阿亮看了两次都没看到,四姨给他送上了。唉,老天爷的安排,一个面子也不给我留啊。

  再看阿亮,他光着脚,怪不得我听不到声音呢,站在床边,正对着两个半裸女神,鸡巴从裤头裆部拿了出来,硬起着,歪着头,我上次的观察是正确的,不长,也细,龟头有点大,光头,长短粗细虽不如我,却是我淫妻幻想中的那中龟头大的鸡巴,这也是我第一次玩3p时的夫妻中的丈夫和我说的,男人的鸡鸡基本上分为两种,我和阿亮的各代表一种吧,只是阿亮的只能是属於那类型却代表不了,小了点哟。在上篇有朋友说,他的鸡巴小我心里还有点优势,而我却感觉相反,我宁愿老婆让一个大鸡巴占便宜,是他的这种类型的,要大,如果不大,就是个处男,毕竟我老婆的逼逼还没让别的男人碰过。 而阿亮呢,我所期望的,他一点也没有。至少,他得有那怕一点超过我的优势吧?唉!

  阿亮一边套弄着,一边抖着,是紧张?激动?刺激?而是兼而有之?还是在计画怎么来享用床上的这两个熟女?按他接下来的玩法,他计画是先玩两人的奶子,再玩逼,奶子的包装容易剥除。

  稍停了一会,阿亮稳住了心神。他先来到老婆身边,轻轻的把她的奶罩往下拉了拉,这样,老婆的两个奶子就都露了出来,他伸出两只手,掌开五指,轻轻的握了上去,是的,老婆的两个奶子全被他握住了,稍停,拿开手,低下头,把两个乳头都含了一下。这,算是完成了对女人奶子的占有吧?上次可能顶多占了一个吧!是的,从此开始,老婆的奶子再也不能说只让我一个人拥有过,对,阿亮也占有过,那怕时间很短,哦,两次了呀。上次他不会玩这么痛快吧,至少不会看的这么痛快。然后他站起身来,套弄着鸡巴,看着老婆的脸,应该是在观察她的反应吧。他知道老婆的酒量,知道老婆没喝多,很好,老婆没反应。我是不是应该说是不好,才是一个男人应该有的反应?毕竟,是自己的老婆在让人占便宜。

  他看了看老婆的下身,床单压的很紧,就伸手在老婆胯间正中的位置摸了一下。然后,他离开老婆,来到与四姨正对的位置。他俯下身子,伸出手,在四姨腿间摸了一下,又站起来,看着床上的两个女人。老婆只能碰奶子,真正接触到肉,而奶子他已经占过了,也是男人的心理吧,现在他想的是占四姨。要占四姨就得上床,他犹豫了几分钟,轻轻的上了床,来到四姨身边,他看着四姨的奶罩,把左手慢慢的往四姨的臂下伸出,很慢,很慢,可是,慢慢的进去了,是的,左手的小半个手掌伸到了四姨的奶罩下面了,因为四姨的奶罩紧,估计摸不到乳头。

  这时,四姨好像感觉到了什么,身体动了一下。阿亮急忙抽出手,在两个熟女中间停住。四姨动了一下,转过了身,仰面向上,唉,本来她动是因为感觉到了侵入,而现在她的姿势就和我老婆的一样了,却正好是应和着侵入。

  见四姨没动作了,阿亮又如同对付老婆一样试图把她的奶罩往下拉,四姨的奶子比较大,而奶罩后面的扣又没解开,阿亮并没有拉下。他又观察了一下四姨的奶罩,扭头用左手把四姨左奶罩轻轻往上拉着,把右手从奶罩上边轻轻的插入,估计应该是摸着乳头了。

  然后慢慢转过身看着老婆,老婆还保持刚才的姿势,打着呼噜。

  阿亮就伸出左手,轻轻的放在老婆的奶子上,保持安静,静静的享受着同时玩着两个成熟女人奶子的刺激。这刺激多种多样,有两个女人和他的不同关系的心理刺激,又有同时玩两个女人的肉体刺激。

  虽然他的手保持不动,看眼却没停,他向四姨的下体看去,终於让他发现了一个秘密——他看到了四姨那时隐的阴毛。

  他扔下两个奶子,慢慢的起身在四姨腰侧蹲下,伸出一个手指头,轻轻的在肉缝上摸了一下,见四姨没反应,他又来到四姨两腿间,趴下,两手撑住身子以不压着她,把鸡巴对着四姨的肉洞慢慢的顶了过去。是的,四姨最隐私的地方终於让阿亮的鸡巴碰上了,虽然还隔着一层布,但,这区别不是很大了吧?和戴套套一样吧?那肉洞的体温依然隔着那层布传到了阿亮的龟头上,再加上他可能是紧张、激动,他的身体又抖了一下,而那龟头也把那层布往下压了一点,在我的视角上是看不到的,但我估计着,他这一压,那条缝肯定很明显的了,那龟头的前端应该是带着那层布进入了四姨的的肉缝吧,虽然里的只是一丁点儿。

  不过,他这动作有点大,四姨有了很明显的反应,她伸手在两腿间摸了一下。

  这个阿亮反应有点慢,他的鸡巴差点让四姨的手碰到。他急忙大跨了一步,来到了床下,蹲在床下。

  四姨摸了一下,又翻了个身,右侧卧着睡了。

  听听没动静了,阿亮站起来,全身抖着,看着床上的两个熟女,不停的套弄着自己的鸡巴,四姨是不能再动了,再去动四姨,她肯定会醒的。而老婆还是刚才那个姿势,也不能再进一步的占便宜了。这个阿亮虽然很笨,但这点还是能认识到的。笨人有时也会灵光一闪的。

  他的两眼在四姨和老婆身上扫来扫去,还不甘心的样子。咦?他好像射了,我看着他紧紧的用手握着龟头,是的,他射了,射在了手心里,鸡巴缩的和个豆虫似的。

  见他准备走,我也回身准备躺下装睡,但见他走了两步来到老婆身边时又停下了,我又停下看他。

  奶奶的,他用手扯着那已经缩小的鸡鸡,龟头还粘乎乎的,尿道口里还往往溢着精液,他把那龟头往老婆的嘴里靠去。老婆因为打呼噜,嘴微微的张着,妈的,这让我怎么去亲老婆?我看不见他的鸡巴往老婆的嘴里插了多深,因为他的鸡巴已经缩小了,又伸到老婆嘴里去,他的身子得俯下去。有两个情况可以让我来推测,一是他插入时,老婆的呼噜停了那么一两秒钟;二是第二天四点起来搬家时,我特意的看了看老婆的嘴,好像是有一滴精斑。

  老婆的呼噜恢复后,知道他的鸡巴离开了老婆的嘴,他不会再有动作了,我就躺下了。他就去了卫生间,回床上时,还好好观察了一下我。

  真实的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可能有的朋友认为没有大肏不够刺激,毕竟,真事和我们想像的总是不一样,对吧?这个刺激已经很厉害了,从只想让他轻轻淫一下我老婆,却淫了两次还且程度还不低,更呢,还淫了我的四姨。世上淫女总是比色男少,而且我想,绝多大数色女如果在阿亮偷占便宜的过程中醒来,也不会轻易的献身吧?常言道,两性相悦,是的,毕竟,阿亮只是一个猥琐龌龊男。

  因为我们身份的关系,因为阿亮确实不是会优秀男生,以后我不会再给他机会了。而这两次,第一次完全是无意发生的,第二次有我消极的有意促成。而一个更关键的因素就是阿亮的胆大妄为!

  虽然我们极不喜欢阿亮,但能让我第一次发现他的流氓动作而没有阻止他时,是有我内心深处的原因的。这个原因来自於一个朋友讲的发生在他身上的事,也与房子装修有关,这个事我以后会讲的。那时好几年前了,当时各大网站的聊天室还没有被封时,那件事对我的淫妻的刺激很大,我对走到这一步,也与这件事有关。 这件事,也是我常常性幻想的情节。

  而我的这个事,也正好发生在装修时节,也就只好委屈老婆让我在心理上刺激了一把。最对不住的四姨,不过,我想,四姨也会原谅我的,等以后我讲了四姨的事时,大家就会明白的。

  其实,是不是把这些东西写下来,我心里一直很矛盾,写写删删多次了。

  

  字节数:20276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奇米网 色人格 色吧网 俺也去 俺去色 色色阁 哥也撸 色人格第四色 奇米影视第四色] 版权所有 © 2013-2016 [联系方式:wjc88csc@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