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意妈妈】【完】
一》陈伯的英雄救美

爸爸的公司因为扩张长期待在大陆,还要妈妈偶尔要进台北的公司看,妈妈原本不同意,家里经济还算不错,但是爸爸说趁他还有力气多赚些钱,以后的生活会更好过,而我在部念书,妈妈一个人住着透天昔,房子上上下下超过百坪,难免有些寂寞。

  晚上妈妈和三五好友到ktv欢唱,每个人都称赞妈妈的凹凸有致的好身材还说妈妈皮肤好,看起来像二十多岁的佳人,妈妈虽然谦虚的说哪有,但心里满是喜悦,毕竟保持青春美丽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做到,於是一高兴,酒也一杯接一杯。

  到了十一点多,大伙才在ktv外各自散去,妈妈叫了一部计程车回家,还不到巷口,妈妈因为有点想吐,便匆匆提前下车,还没到家门口,竟被拖进要售的空屋里,整个人被压在地上妈妈步行至门外时,一个男子突然闪出,以一把8寸长的利刀威胁,强行将妈妈拖入垃圾房内,并掩上门。

  「救命啊!救命啊!你是谁!你想干什麽!」这男子一把抓住妈妈的头发,妈妈连忙痛的大叫说:

  「放……放开我!」妈妈大惊失色,将手袋递给男子。男子却将手袋抛在一旁,将利刀插在木门上,一步步行向妈妈,露出急不及待的淫光。

  「你不要叫,再叫我杀了你!」妈妈不敢叫了,只敢象徵性地微微挣扎。

  原来这男子悄悄地跟着妈妈,沿途对妈妈仔细分析,妈妈穿着一件舒服吊带背心和一条短裙,身材丰满,腰细细而胸大,摇来摇去,令这男子欲火高涨。妈妈的面容,眼大大肤色又白又滑,更令人难以忍耐。

  当淫贼迫近时,妈妈软跌地上,只见妈妈双目紧闭,眼角却流下泪水,身体因不安与惊吓而发颤,嘴唇倾抖地哀求︰「求你放过我吧﹗」「别害怕,别紧张!」淫贼想更进一步。

  妈妈那颤抖的小嘴燃点了淫贼更大的欲火,尤其妈妈上半身的抖动,使巨胸微微跳动,像两只大蛋不停挣扎着急待破壳而出﹗淫贼盖住妈的嘴,在妈的耳边威胁:

  「若再反抗,便划花你的脸!」妈妈不敢叫,只有苦苦挣扎!淫贼看妈妈竟还敢挣扎,狠狠地就打了妈妈两巴掌!

  淫贼一阵乱剥,把妈妈的吊带背心扯至腰间,再将那白色的胸罩扯下,只妈妈那对尖挺可的乳房跑了出来,淫贼发出如野兽般低沉的吼声,疯狂地吸吮着妈妈的乳房,妈妈不敢直视,只觉得一条又湿又软的东西不断地舔拭着自己的乳头,妈妈想起被一名陌生男子凌辱,一阵屈辱的感觉涌上心头,串串泪珠自眼眶落下。

  淫贼再脱下妈妈的短裙,然后用刀将妈妈的内裤割破,将内裤扯下,终於看到妈妈那迷人的嫩穴了,妈妈的阴毛又黑又多,一道粉红色的肉缝被两阴唇包裹着,淫贼把妈妈一丝不挂的丢到地上!妈妈全部都毫无保留地展现在淫贼眼前。

  妈妈几乎毫无暇疪的身体,丰润的皮肤,玲珑的身材,娇美的脸蛋,无一不是上上之选,那雪白丰腴的乳房,嫩红的乳晕,修长的双腿,以及下面极为茂盛的阴毛,更是一般从外表上看不到的美色。

  「你……你想干什麽……?」妈妈脸上充满惊惧的表情。

  「不要明知故问,我要跟你做爱!」妈妈卷缩成一团,战栗发抖!妈妈害怕得不知如何是好,哭了出来了。

  「不要……啊……快停止……呀……救命啊……」淫贼以左手抚摸妈妈的乳房,另一只手则贴着妈妈的身体慢慢向下移动,妈妈想尽办法去挣脱魔掌,但双臂给淫贼紧紧锁着而无从发力。

  「不要……我不要……不……」淫贼此时分开妈妈的腿,用右手摩擦妈妈的大腿内侧!淫贼的手再向下移动,当淫贼抚摸妈妈下体的同时,手指轻轻插进紧窄的肉缝里,妈妈双脚夹得紧紧的,淫贼只能把中指的指头仅仅插入。

  「啊……唔……不……」淫贼的大炮早已高举,他脱去裤子,把一根早已硬挺的肉棒掏出准备向妈妈的嫩穴进攻,妈妈下意识地将两腿交叉夹紧,淫贼将刀背在妈妈的脸上轻轻划过,妈妈吓的动也不敢动,妈妈这才吓的乖乖将两腿分开,淫贼刻意向妈妈展室他那巨大肉棒,妈妈看到这麽大的肉棒吓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妈妈连忙大声地呼救,淫贼大怒,又狠狠地打了妈妈两巴掌!

  妈妈流下眼泪,嘴唇倾抖地哀求︰「求你放过我吧﹗」淫贼摸着妈妈的脸蛋淫笑着说︰「小淫妇,你不要哭嘛!等一下我会好好疼你的」淫贼将妈妈的大腿抬起,如此便很容易能够对准妈妈的肉穴,他握住肉棒在妈妈肉穴洞口轻轻地摩擦后,正巧此时有人经过,看见此情景,大声喝止。淫贼急忙持裤逃跑,边跑边穿回裤子。

  「林太太,是你﹗你没事吧﹖」他是陈伯!!!

  妈妈只是哭泣,陈伯背向妈妈,等妈妈穿回衣服后,问妈妈要不要报警﹖妈妈摇了摇头,抹了抹满脸的眼泪。

  「谢谢陈伯今天的帮忙,我真是非常感谢!」妈妈还哭泣着陈伯说:「不会不会,邻居本来就该互相帮忙。」「陈伯今天大恩大德,我不知怎样报答你,但我一定不会忘记的。」「不用了。」陈伯笑笑的说。

  「陈伯,我还有件事情想……麻……烦……你,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帮我?」妈妈不好意思说。

  「什麽事啊?尽管说。」「我们这件事你可不可以为我保守秘密?」妈妈低着头说。原来住在隔壁的陈伯,因为天气炎热出来走走,听到空屋传来怪声,於是一探究镜,黑暗中介着路灯的微光,看到歹徒正压着妈妈,拿起屋外的一根锈蚀的铁棒,朝歹徒的背部打去,歹徒被陈伯这麽一打,吓得赶紧逃跑,陈伯还趁势追了几步,一脸杀气腾腾,回来后解开妈妈被反绑的双手,但微暗的灯光照到妈妈那对雪白的奶子,让陈伯慌了手,折腾好几分钟才解开,妈妈背对着陈伯整理衣裙,穿戴整齐后不断向陈伯道谢。

  「陈伯……要不是你我不知道会……」「林太太别这麽说,这种事任谁都会挺身而出。」「以后如果陈伯需要我帮忙,请不要客气……」陈伯笑咪咪的点头,由於妈妈醉意并未散去,陈伯便扶着妈妈回家,还告诉妈妈以后要小心点,尤其一个女人家,妈妈心想也对,便对陈伯说欢迎他常来家里坐,陈伯满心欢喜的答应妈妈,忽然远处传来一阵大的煞车声,陈伯还揶俞说最好是刚刚的歹徒被车撞(真的给陈伯说中),妈妈一听便笑了出来。

  ***************

二 《陈伯帮妈妈擦乳液鸳鸯戏水》

家里的水塔漏水,妈妈找来水塔工人,原来水塔破一个大洞,工人告诉妈妈水塔整个必须要换掉,刚好今天公司的水塔都用卖完了,所以要等到明天,妈妈也没办法,只好请他们明天再来,但天气这麽炎热,不洗澡怎麽成,只好到陈伯家去了。

  晚上妈妈带着盥洗衣裤到陈伯家,妈妈跟陈伯说明原委,陈伯当然说好,由於时间还早,妈妈和陈伯就在客厅聊起来了。

  「陈伯,最近怎麽都没见到你太太?」「她到加拿大去玩,这个家她好像已经当成旅馆一样。」「那陈伯你跟我一样,我老公都在大陆,我们还有点同病相怜。」「对啊,不过你老公是赚钱,我老婆可是花钱。」妈妈听陈伯一说倒笑了起来,陈伯夸赞妈妈保养皮肤真有一套,接着抱怨起他的老婆,保养品买一堆,根本就没用,陈伯问妈妈她都怎麽保养的,妈妈说常吃水果多做运动就好了,她最多也只有抹些乳液,陈伯一听又抱怨起他老婆,他说帮老婆擦乳液都会被嫌笨手笨脚,以后老婆要是又要他擦那可怎麽办。

  「陈伯,那你帮我抹乳液,就当做是练习好了。」「林太太,那多不好意思。」「别这麽说,这种小事没关系。」「真是谢谢你了。」陈伯喜出望外,带着妈妈到往浴室去,妈妈正纳闷为什麽要到浴室,一进门倒吓了一跳,这浴室大也就算了,一橱窗的保养品,浴室里的器材简直是一间小型的spa馆,陈伯要妈妈躺在一个平台上,妈妈一看就知道,天花板有许多的小孔,水注会从上面冲下的spa器材,心想真是太豪华了,陈伯说他帮老婆抹乳液都是抹全身的,他老婆身上都不穿衣服的,妈妈心想这可糟了,可是又答应人家,想起那晚陈伯为她解围,牙一咬开始背着陈伯脱起衣服了。

  「陈伯……内裤可不可以不脱……」「可以可以,太太你愿意帮我,不知道该怎麽谢你。」「陈伯你也帮过我,千万别这麽说。」妈妈身上剩下胸罩和一件丁字内裤,猛然想起陈伯在背后,自己又穿着丁字裤,那屁股不就全被看光了,脸颊泛起一阵红晕,回头一看,陈伯身上竟脱得只剩条内裤,妈妈正想解下胸罩,突然犹豫起来。

  「太太,你的皮肤好白,从背后看就知道身材一定很好……」妈妈被陈伯一阵赞美,反正好人做到底,心想待会趴着陈伯又看不到前面,於是便解下胸罩,整个人趴到平台上,没想到陈伯一走过来,竟然说他都是从正面先开始的,妈妈这下又犹豫了,可陈伯一面要妈妈不要勉强,一面又说反正他习惯挨骂了,妈妈心肠登时软了下来,闭起眼一个翻身转了过来。

  陈伯看着几乎成裸体的妈妈,白析的皮肤,尤其那对雪白的大奶子,难怪让那晚的歹徒猛吸着,陈伯被妈妈胸前的景物深深吸引,不知道妈妈已经连叫他好几声了。

  「陈伯!!陈伯!!可以开始擦了……」「好~~好~~真对不起。」「什麽让你想得出神啊?」没想到陈伯据实以答,说妈妈的身体让他入迷,要是他再年轻个二十岁一定要讨妈妈当老婆,还说了一堆女人喜欢听的甜言蜜语,让妈妈羞红了脸,赶紧闭上眼。陈伯见妈妈好像满心欢喜的样子,两手没抹乳液就往妈妈的奶子抓去,开始轻轻的摸揉起来,陈伯还解释他对老婆都是这样,妈妈只是嗯的一声,没说什麽。

  陈伯胯下的棒子对眼前的胴体早已产生反应,翘得高高的,陈伯稍稍加重两手的力道,两手姆指对着妈妈的两粒奶头,开使画起圆圈。陈伯在妈妈的奶子予取予求,偶尔还用自己的手,隔着内裤套弄几下胯下的高耸的棒子。

  「太太,这样舒服不舒服?!」「嗯……舒服……」「还是你好,要是我老婆早就开骂了。」「不会啦……嗯……」陈伯看着妈妈诱人的胴体,热血沸腾,妈妈也好不到哪去,一对奶子被陈伯的不停摸揉,也让她觉得涨得难受,两粒奶头更是硬的立了起来,身体渐渐发热,妈妈因为爸爸长年在外,不知多少年没有和异性有这麽亲密的接触,那晚歹徒虽然没有强暴她得逞,但身体被强迫的爱抚,已经在妈妈的心理激起连漪,妈妈此时心里的理智早已被身体自然的反应给淹没,慢慢发出了呻吟。

  「嗯……嗯……」「太太,觉得怎麽样?」「好……嗯……」「那我要再擦别的地方了……」「嗯……」陈伯看着妈妈闭着双眼,但嘴里开始轻轻的呻吟,陈伯的嘴角泛起一丝笑意,右手顺着妈妈的身体滑到贴在妈妈小穴入口处上的丁字裤,手指慢慢摸着揉着,陈伯的动作让妈妈的身体抖了一下,却依然紧闭双眼,也没有要陈伯停下的意思,陈伯当然乐得发火,手指不仅摸揉,隔着丁字裤,手指便押进妈妈的小穴。

  「啊……嗯……」「太太,喜不喜欢?」「喜……欢……」「我要继续下去……」「嗯……别停……」陈伯隔着妈妈的丁字裤,手指不断挑起妈妈的欲火,左手牵引妈妈的右手,摸向自己胯下的棒子,妈妈的手一碰到棒子,本能的赶紧缩了回去,陈伯满脸失望,但看着眼前诱人的胴体,手指很快伸进妈妈的丁字裤内,往妈妈湿滑的浪穴冲了去,快速的抽插起来,妈妈的屁股也跟着手指的节奏摇摆起来。

  「啊……啊……」陈伯左手拉下自己的内裤,又牵着妈妈的手触碰胯下的棒子,妈妈的手再次缩了回去,陈伯没办法了,身子一低,舌头开始舔吮着妈妈右边的奶子,在妈妈浪穴的手指更是加快抽插的速度,进进出出,自己的左手也没闲着,握住肿胀的鸡巴,上下套弄起来。

  「太太,你的奶子好大好柔软,真好吃。」「你……嗯……」「以后你要擦乳液记得找我……」「好……啊……嗯……」妈妈的浪穴在陈伯手指的抽插下,阵阵快感传遍全身,虽然只是手指,但身体最自然的反应却是真实也不过,妈妈久未灌溉的身体终於愉悦的抖起来,陈伯的鸡巴呼应妈妈的身体,一股精水再也锁不住,洒落在妈妈的身体。陈伯的手指还在妈妈的穴里轻轻抠弄,左手将落在妈妈身体上的精液,当成乳液均匀涂抹在妈妈的一对奶子上,妈妈的慢慢的睁开双眼,一脸羞红。

  「太太,我抹乳液的工夫好不好?」妈妈一看陈伯将精液往她的奶子抹去,更是涨红着脸,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但想到身体好久没有这麽快活了,也不再害臊了。

  「陈伯……好坏……」「太太,那待会我们一起洗澡……」「嗯……好……」妈妈和陈伯就一起洗了鸳鸯浴,妈妈跟陈伯说这是她们两人的小秘密,因为妈妈心想,只要没有性交就好,毕竟异性的爱抚比起自己更舒服,陈伯当然说好,不仅直夸赞妈妈的脸蛋和身材都是最棒的,妈妈早就是他的性幻想对象,还举起代表智仁勇三达德的手指,大声的发誓,逗得妈妈笑声连连。

  妈妈到附近的超商买了些冷饮,没想到乌云密布的天空下起午后雷阵雨,雨下的又快又大,妈妈跑回大门口时,半个身子已经是湿淋淋的,隔壁的陈伯见状当然毫不考虑跑来帮忙,撑了把伞,两人你一包我一袋的进了屋子。

  「陈伯,谢谢你……」「太太你别跟我客气,大家都这麽熟了。」「我拿毛巾让你擦擦……」妈妈递给陈伯一条毛巾,便要陈伯稍坐一会,然后倒了杯水给陈伯。妈妈身上的洋装,已经让雨水浸湿,几乎是和身子贴在一起,陈伯两只眼睛盯着妈妈胸前那对硕大的奶子,好色的陈伯哪受得了这等美景,一连喝了好几口水,喝水之余也顺便吞了好几口口水。

  「陈伯你先坐会,我去房里换件衣服。」「太太那你赶快去换,免得感冒就不好了。」妈妈说完便转身上楼,陈伯看见妈妈走上楼,胯下的家伙早已不安份,眼前又是一个好机会,哪肯这麽轻易的放过,於是偷偷跟在妈妈的后头,一付贼头贼脑的样子。

  妈妈好像知道陈伯跟在她的后头,一进房里,连房门也不关,便将身上的洋装给脱下,接着解下了胸罩,正准备拉下丁字内裤时,在门外看着妈妈宽衣解带的陈伯再也按耐不住,冲进房里就从背后抱住妈妈。

  「啊!!!」「太太你别怕,是我啦。」「陈伯,你吓我一跳……」「对不起,太太实在太性感,我忍不住了。」「陈伯别这样,窗户还是开着的,万一被邻居看到那……」陈伯哪肯放手,两手往上一托,就把妈妈胸前那对大奶子捧在掌上,开始轻轻的搓揉起来,陈伯两手摸揉妈妈的奶子,还不忘裤裆里的棒子,不停地磨擦着妈妈的屁股。

  妈妈被陈伯半推半拉到床上,此时妈妈全身就只剩下一件丁字内裤,陈伯像狼一般的扑向妈妈的胴体,整颗脑袋瓜子就贴在妈妈那对奶子上,左右磨擦了起来,陈伯抬起头便一口含住妈妈左边的奶头,开始用力的吸吮,右手还不停搓揉着妈妈右边的奶子。

  铃~~~电话响起,妈妈一把推开了陈伯,坐到床沿接听起电话,陈伯哪管那麽多,跑到床下去,一手拉开裤子上的拉链,掏出里面早已充气饱饱的棒子,就在妈妈的侧边打起手枪来,另一手也没闲着,仍然卖力搓揉着妈妈的奶子。

  没想到这个动作让妈妈惊呼一声,一脸怒气冲冲,这可把陈伯给吓到了,站到妈妈的面前动都不敢动,一直到妈妈讲完电话,陈伯赶忙连声道歉,妈妈低头看着陈伯被吓软的棒子,不由得噗嗤一笑,陈伯看到妈妈笑了,也大大松了口气。

  妈妈对陈伯说,她刚才跟她老公讲电话,陈伯竟然在她的面前打起手枪,让她觉得对老公过意不去,所以才会……陈伯连忙点头,还说下次不会在她讲电话时,做这麽不礼貌的动作,妈妈点点头,便说她待会还有事要外出,陈伯心想棒子都软掉还玩什麽,只好鼻子摸摸整理好服装仪容,头低低的走回家。

  夜里下起了大雨,天气凉快清爽,陈伯又来串门子,和妈妈在客厅看电视,陈伯大概觉得无趣,便跟妈妈说起网路上许多好玩和好看的,两人聊网路还真聊开了,有说有笑。

  「林太太,乾脆到我家去上网好了!」「不用啦,我房里也有电脑。」「那就到你房里上网好了,网路上有很多好看的。」「好啊,那我们走吧。」妈妈还特地倒了杯加冰块的饮料给陈伯,两人就开始上网看好看的。

  原来陈伯所谓好看的,就是色情网站里的图片。看了好一会,妈妈起身说要上厕所,便往浴室走去。陈伯早就被张张色情图片搅得欲火上身,妈妈前脚一踏进浴室,还来不及关门,陈伯在门外全身早已脱个精光,从背后双手抓住妈妈丰满的奶子,开始用力揉搓着,妈妈做了点挣扎,拨开陈伯的双手。

  「陈伯,你别这样!」陈伯哪听得进妈妈的话,一面把帮妈妈打退淫贼的事给搬出来,说妈妈答应往后只要她可以帮忙的事绝不会推托,一面又说他老婆过了更年期,已经是性冷感,他可怎麽办,就这样软硬兼施的让妈妈不得不屈服。

  「陈伯,那你要遵守我们的约定……」陈伯一个劲的猛点头,便开始将妈妈上衣的衣扣一一解开,妈妈穿着白色的蕾丝的胸罩,白色的胸罩撑托着妈妈雪白的奶子,陈伯两手伸入胸罩里,用手揉搓着妈妈柔软的奶子,还不时用两根指头挟起奶头。

  陈伯不等妈妈开口,一把便将胸罩给拉扯了下来,妈妈胸前那对36D的奶子,好像早就等不及,胸罩一被拉下,便弹了出来。

  「啊……别这样……」妈妈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扭动着,陈伯更是紧紧抓住妈妈那对豪乳,不停的搓揉。

  「太太,你真的好美,不仅身材好,皮肤保养的更好。」「陈伯……你……」妈妈被陈伯这麽一赞美,心里满是欢喜,毕竟都快四十的人了,陈伯趁机腾出了一只手,直接往妈妈的裙里摸去。

  「太太,你下面好湿喔,会把内裤弄脏,让我来帮你……」陈伯边说一堆赞美妈妈的花言巧语,一边已经解开妈妈的裙扣,妈妈还在陶醉,而陈伯已经将内裤拉到脚下。

  妈妈被陈伯从背后环抱着,陈伯的两只手开始专攻起妈妈胸前那对诱人的大奶子,好一会,陈伯将妈妈抱到浴缸里,人却往房里跑去,手里还拿着妈妈倒给他的冷饮,然后对着妈妈说,上回用水帮妈妈洗澡,这回要换成乾洗,说完也坐进浴缸,从背后抱住妈妈,双手抓住双脚,硬是把两只脚拉了开。

  「不要,陈伯你不要这样……」陈伯不等妈妈的话说完,松开双手,手指伸向妈妈的下体,轻轻在妈妈的小穴上摸揉,另一只手在妈妈丰满的奶子上抚摸。陈伯的爱抚让妈妈的身体开始扭动起来,妈妈雪白的奶子随着动作上下微微的波动着,陈伯的棒子在妈妈的屁股上不停的猛顶。

  妈妈忍不住开始呻吟起来,陈伯的手指顺着妈妈湿黏的淫水,很轻易地滑进妈妈的浪穴里,妈妈的屁股不停扭动,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

  「嗯……陈伯……就……就是那……嗯……啊……好好……嗯……」「林太太,舒服就叫出来,别跟我客气,我们是好邻居嘛。」陈伯更激烈抽插在妈妈浪穴里的手指,一手还使劲的搓揉捏掐妈妈的奶子,好一会,妈妈整个身体开始发抖,头也向后仰,陈伯这时赶紧拿起饮料中的冰块,快速的塞进了妈妈的浪穴里,冰冷的冰块进入湿热的浪穴,妈妈更是大声的叫了好几声,全身还抖动好几下。

  「啊……好……陈伯……你……嗯……」「太太……好舒服是不是?」「啊……好……好坏……嗯……嗯……」陈伯发现妈妈已经达到高潮,左手更用力的搓揉妈妈的奶子,右手手指毫不客气又在妈妈的浪穴抽插,不停搅动浪穴里的快要化掉的冰块。

  「啊……」陈伯的手指在妈妈的浪穴里快速进出,妈妈才刚经过一波高潮,还来不及平复,涨红着脸,大腿还不断地颤抖,又要面对陈伯新一波的挑衅。

  「啊……嗯……」「林太太,很爽吧。」「陈伯……」「大声说出来,不然我抽出来萝。」「嗯……不要……啊……好爽……」妈妈已经完全放开,陈伯的手指更卖力的在浪穴进出,没想到妈妈此时双手开始揉搓起自己的双乳,嘴里不断发出淫声。

  「嗯……舒服……嗯……好……爽……啊……要……」「太太,我会让你更舒服。」「嗯……陈伯……好……啊……」陈伯开始淫笑起来,心想今天终於可以突破妈妈的最后一道防线。陈伯一面抬起妈妈的屁股,让妈妈坐在他的大腿上,一根火热的棒子陷进妈妈的股沟中,一面在穴里的手指更用力地向里面推进。

  妈妈受不了这等强烈的刺激,呻吟声不断,身子又抖了起来,陈伯顺势缓缓的由坐姿变成跪姿,妈妈的姿势也跟着改变,双手扶着浴缸边沿,丰满的奶子随着陈伯手指进出浪穴的节奏晃动,白晰圆滚的屁股也自然高高的翘起,陈伯一手扳开妈妈一边的股肉,整个脸贴上妈妈的屁股,舌头便往妈妈的屁洞舔去,在妈妈浪穴里的手指抽插的更快更猛。

  妈妈惊呼一声,身子抖动的更厉害,嘴里直喊丢了去了,陈伯看妈妈淫荡的模样,娇喘声连连,已经分不清现在的情况了,一个起身握住了鸡巴,往妈妈的穴里插去。

  谁知妈妈见状右脚赶忙跨出浴缸,大叫不要不可以,陈伯哪肯让事情只做一半,迅速要拉住妈妈的腰,就在一瞬间,妈妈的速度还是比陈伯快,整个人已经离开浴缸,陈伯这用力过猛,右脚不仅在浴缸里踩了空,整个身体重心不稳的正面倒下,更糟的是鸡巴竟和浴缸边沿撞个正着。

  「啊~~好痛~~呜~~~」「陈伯,你不要紧吧??」「痛~~痛死我了~~~」陈伯在倒在浴缸里直喊痛,手握着棒子左右滚动,这可把妈妈吓出一身冷汗,刚刚沉醉在肉体的快感一下都不见了,妈妈赶紧跑到厨房,打开冰箱想找些冰块冷敷,奈何水还没结成冰,偏偏结冰的刚刚用在饮料上,这回恐怕已经溶掉,又往客厅跑,拿出急救箱,便冲回浴室。

  陈伯已经躺在地板上,闭着眼睛,两只手捧着半软的棒子,妈妈打开急救箱,要陈伯放开双手,陈伯双手一松开,便往自己的头发抓去,妈妈拿起一瓶~肌乐,朝着陈伯的棒子喷了好一阵子,陈伯一睁开眼,看见妈妈手里的肌乐,张大着嘴巴说不出话来,没想到妈妈还从箱子里拿出了~沙隆巴斯,正要往陈伯的棒子上贴去,陈伯大喊不要不可以,还说已经没有那麽疼了。

  陈伯一个起身说要回家休息,手还不停揉着胯下的棒子,妈妈看着陈伯痛楚的臭脸,一面帮他穿衣服,一面也不忘提醒他去看医生。陈伯望着妈妈的裸体,第一次笑不出来,穿好衣裤后边走还边跳个几下,两手捧着揉着裤裆里的家伙,心想这次亏大了。

  妈妈光着身子看着陈伯离去的背影,在陈伯关上大门后噗嗤的笑了起来,不知道是为自己的急救感到好笑,还是陈伯那狼狈无奈样而笑,或是还有别的原因,恐怕也只有妈妈自己才知道。

三《色僧对骚浪妈妈的调戏》

妈妈跟朋友约好一起喝下午茶,出门前还不忘去关心陈伯的伤势,按了许久的门铃没人应门,心想等回来再问候陈伯好了。於是就赶去赴约,谁知在店门口,碰到一位身形微胖穿迦裟的和尚,善良的妈妈以为他要化缘,二话不说就拿出皮包,却惹来和尚摇头。

  「阿弥陀佛,我不是来化缘……」「大师,那你有什麽事?!」「唉~~业障!业障!」「大师,你别吓我?!」「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狂语!」和尚拿出笔纸,写下他的地址,还嘱咐妈妈若要除去业障,随时都可以找他,便从容的拂袖而去,妈妈半信半疑的,进到店里,没想到真是恶运连连,先是不小心打翻桌上的果汁,又和女服务生撞个满怀,更坏的是朋友竟然来电说有事不能来,让妈妈开始相信起大师的话,抱着宁可信其有的心态,前往大师的住处。

  妈妈搭乘计程车来到大师的住处,一栋三层楼的透天别墅,大师就站在大门口,好像在等人的样子,妈妈正要开口,没想到大师说他都知道,便带着妈妈直接到二楼,还倒了杯水给妈妈,要妈妈稍坐一会,他去准备法器。

  妈妈也觉得口渴,一口就是一大口,就在要喝进肚里时,突然想起最近迷药的新闻很多,虽然吐了一半出来,但还是喝了一点,妈妈趁着大师在房里,赶紧将剩三分之二的开水往窗子外倒,心想还是想小心为妙。

  过了一会,大师从房里走出来,看见杯子里的水已经被喝完,微笑的引领妈妈到房间,妈妈只好照做,房里有电视那没什麽,但为何会有一台dv,妈妈不解的问大师,大师说为了让妈妈看到自己背负的业灵,所以要用dv把画面拍下来,於是两人便在床上盘坐起来。

  大师在妈妈的背后,两手手指开始在妈妈两边的太阳穴按摩起来,忽然双手合十,贴上妈妈的后背,好一会,大师才松开双手,大大的吐了一口气。

  「现在觉得怎麽样?」「大师,我身体好热,怎麽会这样?!」「嗯~这很正常,贫僧刚刚将真气灌进你的身体里……」「大师……我……好热……」「这也难怪,不然你脱掉上衣好了……」「嗯……可是……我……」妈妈的话还没说完,大师已经将妈妈的上衣和胸罩脱了下来,随手便往床下一扔,还帮妈妈的短裙也一并给脱掉,妈妈身上就剩一条白色丁字裤,然后大师又要妈妈盘坐,还把自己脱得跟妈妈一样只剩条内裤。

  大师开始沿着妈妈奶子的周遭搓揉起来,慢慢移到奶头部位,妈妈的奶头很快就挺立了起来,大师不停搓揉妈妈的奶子,妈妈也开始发出呻吟。

  「嗯……嗯……大师……我……」「太太,身体有没有比较舒服?!」妈妈轻轻咬着下唇,点了点头,大师搓揉奶子的两手更加带劲,还不断亲吻起妈妈的粉颈,棒子也开始磨擦着妈妈的屁股。

  「嗯……大师……你……」「太太,别紧张,待会你就会看到自己的业灵!」「我……嗯……好……」大师不让妈妈继续说下去,右手在丁字裤上摸揉妈妈的小穴,慢慢伸进丁字裤内,两只手指就插了进去,抠弄起妈妈的浪穴,妈妈的呼吸开始显得急促。

  「不……可以……嗯……大师……嗯……啊……」大师要妈妈放松,还说这是身体最自然的反应,在大师的抚弄下,妈妈身体的反应愈来愈大,大师开始让妈妈改变姿势,妈妈的两脚膝盖撑在床上,屁股高高地被抬起,丁字内裤的一寸丁,贴在股沟上,妈妈的屁股还不时摆动,大师仔细端详妈妈凹凸有致的胴体,忍不住隔着内裤揉起自己的棒子。

  大师也不脱掉妈妈的丁字裤,两根手指又往妈妈的浪穴里插,妈妈穴口的淫水渐渐流了出来,大师沾弄着湿黏淫水,开始玩弄妈妈的屁洞。

  「啊……嗯……好……嗯……」大师上下夹击,在妈妈的浪穴的手指快速抽插,屁洞的姆指则在洞口轻轻按摩,这时大师竟然停下所有的动作,抱着妈妈斜躺在床背,两手又搓揉起妈妈那对大奶子,内裤里的棒子不时顶着妈妈的屁股。

  「嗯……不要……停……」「太太,要还不要?!」「嗯……要……我要……」大师一听右手手指往妈妈的浪穴猛插,左手把妈妈的左奶捏得变形,妈妈的屁股不停向大师的手指顶去,大师见妈妈如此淫荡,浪穴里的手指更是用力,妈妈的呻吟变成淫叫,身体也从扭动开始抖动起来。

  「啊……嗯……喔……唔……去了……啊……」妈妈整个身体躺到大师的怀里,还不停微颤,大师在妈妈浪穴的手指不舍拔出来,还在穴里轻轻抠弄,低下头开始和妈妈热吻起来,舌头在嘴里纠缠一起,好一会才分开,大师的手指也妈妈抽离妈妈的浪穴,两手在妈妈的奶子上摸揉起来。

  「嗯……你好坏……」「太太,还没有结束!」「嗯……人家知道……我还要……」「太太是我见过最淫荡的……」「哼……再说人家不给你了……」妈妈挪了身子,屁股靠在床沿,双脚自然成m字状,大师一见妈妈如此放浪,走到床下便脱下内裤,鸡巴高高耸立,正要上前,妈妈要大师先闭上眼,她要脱掉内裤,大师这样盯着她的身体,她会觉得害羞,大师点点头笑嘻嘻的闭上眼,没料到妈妈竟是奋力的一脚踹去,不偏不倚的踹中大师昂首的棒子,痛的大师在地上打滚,嘴里不停咒骂三字经。

  还好那杯水没有一口喝完,又看到桌上dv,妈妈心想不知道有多少女人被糟蹋,猛燃起一阵正义感,一个起身又给大师的下体狠狠的一脚,这一脚纵使大师尺出神功护棒也来不及了,就此昏厥过去。

  妈妈赶紧穿好衣裙,顺手带走dv,跑离大师家一段距离,上气不接下气拿起手机正准备报警,两部警车从马路呼啸而过,直接开到大师家门口,妈妈站得远远的,一会只见警察扣着衣衫不整的大师走出,两个穿便服的男子还不停殴打大师,三四位警察急忙护住大师,还帮大师带上一顶哆啦a梦的安全帽,妈妈顿时笑了出来。

  妈妈边走边笑,突然想起一句话:

  如果一个人想让别人接受他的想法,他就不配称为大师。

  妈妈不停的点头,心想大师真是不能随便乱叫。

  

 字节数:22129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奇米网 色人格 色吧网 俺也去 俺去色 色色阁 哥也撸 色人格第四色 奇米影视第四色] 版权所有 © 2013-2016 [联系方式:wjc88csc@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