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在淫荡中前行】【完】

  陈大武人生的中的第一次性启蒙,开始于他的小学六年级。

  那一天是周六上兴趣班的时候,陈大武聚精会神地上课。

  “大武,你看。好东西!”陈大武的好朋友黄欣从兴趣班的抽屉里拿出几本骑兵黄色漫画兴奋地说道。

  “什么好东西啊?”陈大武好奇地拿起一本偷偷地放在抽屉里看了起来。

  漫画刚开始几页还是跟普通漫画没啥两样,陈大武看了几页觉得没啥意思,刚想合起来的时候,发现下一页居然是一个豪乳少妇袒胸露乳在手淫的画面。

  陈大武的心脏立马开始“扑通扑通”的响了起来,一瞬间好像浑身血液在沸腾一样,眼睛盯着漫画上大豪乳一眨不眨,好像进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

  突然讲台上的老师不小心把粉笔刷丢地上,“啪嗒”一声,惊醒了第一次感受性兴奋的陈大武。

  陈大武紧张的把漫画快速合上,战战兢兢地抬起头望向讲台。

  结果更兴奋一幕出现了。

  女老师大概30岁左右,穿着纯白色连衣裙,身形有点微胖,胸前像挂了两个大木瓜。

  女老师在下蹲起来的时候,胸前两个胸器,一跳一跳,颤动地如波涛起伏一般,滚圆的乳房在雪白的连衣裙上深深地勾勒胸罩的痕迹。

  陈大武看着女老师颤动的双乳双眼一热,脑海又浮现出漫画中的豪乳少妇手淫的场景。

  陈大武开始沦陷了,整个上午的兴趣班剩余课时,再也没有听过半丁点课,一直盯着女老师饱满的双乳。

  对于已经上了半年兴趣班的陈大武来说,他从未发现过原来一直给自己上课的女老师竟然是如此迷人。

  陈大武从这一天开始陷入欲望的漩涡之中。

  品学兼优的陈大武经过漫画的熏陶,开始对两性有了初步的了解。

  在此后的生活中也开始留意女性的三个重点部位,但陈大武始终还是处于没有成熟的状态。

  直到有一晚发了一场春梦。

  春梦的对象是陈大武的邻居,张亮的母亲吴阿姨。

  张亮是陈大武的一个小玩伴但年纪比陈大武少很多,算是一个小跟屁虫。

  而张亮的母亲吴美娟,则是一个27~28岁左右的年轻少妇。平时在大楼里穿着打扮都是最为新潮摩登。

  微卷略带浅棕色的长发,尖尖的瓜子脸,荡漾着春情水灵灵的丹凤眼,鼻子细长坚挺,樱桃小嘴上的双唇涂着深红唇膏,脸颊上在微笑时有两个浅浅的小酒窝;上半身通常都是一件紧身衣,下半身一条不过膝的短花裙,穿着那时候没多少人穿的高跟鞋,走起路来“滴答,滴答”地响,经过你身边的时候会传来一阵浓浓的香水味,浓而不腻,香气逼人。

  以前陈大武每次听到吴美娟的高跟鞋声音,心里都会莫名兴奋,心跳好像会随着那“滴答”声“嘭咚,嘭咚”地跳动着。

  今晚在梦里陈大武梦到了吴美娟在手淫梦境,左手两只手指含在嘴里,右手在漫画里圈着一个小圈写着禁字的地方探索着,脸上春潮如涌,绯红地脸颊充满了激动人心的春情。陈大武慢慢走了过去,盯着吴美娟紫红色的大乳头,伸出右手哆嗦着像乳房摸去。“嘶”一声倒吸着大气,陈大武的手轻轻地按在吴美娟雪白的大乳房上,脑神经传来柔软细腻的感觉,一霎那间,像整个人融在温水里飘着一样。

  陈大武看见吴美娟不反对他的抚,立马双脚张开夹住吴美娟的腰部,两只手左右开弓,一手摸着一个大乳房。两只手都在大乳房上最特别的地方“紫葡萄”又捏又转,把自己的头深埋在双乳中间。当心跳越来越快得时候,陈大武双脚越发收紧,紧紧地夹住吴美娟腰部就像爬杆时夹住杆的样子。当心跳跳到极致的时候,身体一哆嗦,脑神经传来一阵又是酥又是麻的感觉,感觉好像整个人飞了起来一般。

  第二天清晨,陈大武起床后没有像往常一般去洗刷,而是手忙脚乱地处理着他这辈子的第一次“梦遗”。

  在这一天开始,陈大武知道了原来小JJ喷的时候才是最爽的,但是他每次在梦境里想探究那禁地时总是百思不得其法。

  随着年龄的增长,陈大武在损友黄欣的影响下,开始接触黄色录像。

  由于黄欣是单亲家庭所以他母亲经常需要黄色录像来调剂自己枯燥的性生活。黄欣的妈妈经常早出晚归的,所以陈大武和黄欣有足够多的时间去把那几十张的黄片,一一欣赏研究,他们停播、慢播、快进,翻来覆去地把那些黄片看了几遍,时不时还为镜头里的某个画面讨论上半天。

  陈大武开始懂得了什么叫做性爱,什么叫才能获得性高潮,但是他一直没有真正尝试过两性交欢。

  在现实与欲望中挣扎,陈大武开始意淫身边的成熟女性,譬如她:陈亮的母亲,吴美娟。

  陈亮是家里的独子,由于家里父母都是事业型男女,所以平时对陈亮不是非常关心。陈亮在父母身上找不到关爱,所以就只能一天到晚做陈大武的跟屁虫。陈大武对陈亮就像哥哥对弟弟一样去关爱,他知道陈亮外表开朗其实内心孤独,所以一有空就会去陪陈亮玩耍。

  “中豹”“上马”陈亮家的阳台传来他跟陈大武下象棋的声音。

  这个夏天,陈亮刚接触象棋,所以特别喜欢下虽然下得很烂。由于天气超级热,那时候条件不好别说空调,风扇都是只能夜晚开的奢侈品,所以他们选择在阳台上边乘凉边下棋。

  “将军”陈大武无所谓的走完这盘棋的最后一步。

  陈亮看了好一阵子棋局,觉得无力回天了“武哥,先别下了,我下这棋都快憋死我了,我先上个厕所。”

  “你早点去啊,憋着干嘛呢?真是的。”陈大武不耐烦的挥挥手说道。

  “我不是想先下完才去嘛,中途去厕所很容易打断我的棋路的!”陈亮边跑边说。

  陈大武听了,心里暗暗鄙视“呸,烂棋篓子还讲棋路,从小憋尿憋坏了以后没得用你丫就冤死你!”

  这个时候陈亮母亲吴美娟提着一大桶衣服走了过来,憋了大武一眼,“大武,亮子还小,你得多多让着他啊!”

  “吴阿姨,放心我当亮子自己亲弟弟一样照顾的。”

  “嘿,那就麻烦你啦大武。叔叔阿姨平时比较忙,亮子又喜欢粘着你,你帮阿姨多看着点亮子吖!”“阿姨忙了,你玩吧!”吴美娟说完,就开始在阳台上开始晾衣服。

  陈大武心里龌蹉地想道“玩个JB啊,亮子去厕所了,只剩我和你,难道玩爱玩的事?” 目光一转看见正在晾衣服的吴美娟突然一楞。

  映入眼里的是吴美娟穿着花裙的大屁股,随着她晾衣服时的动作,花裙一摆一摆的,连里面的都隐隐约约看得到。

  陈大武浑身兴奋起来,憋了两眼厕所那个方向,心里在不断挣扎。“是偷看呢,还是偷看呢?”其实他心里早就有了答案。

  他卧底身子装作绑鞋带,头悄悄地向像敏感位置望去。

  “哇噻!居然是丁字裤!”陈大武全身火热,心像要跳出来一样,那种怕给别人发现的同时又看着那迷人的风光时的刺激交集在一起,浑身的细胞同时跳动的感觉。

  蓝白花纹的花裙里面,一条黑色的丁字裤包裹着那敏感部位,丁字裤勾勒出一条深沟,两边露出两块肥大的阴唇,周边的还有几簇长卷的阴毛。陈大武楞了几秒速度清醒过来,立马转身危襟正坐,目不斜视;但其实此时他心里有一种快压抑不住的冲动。

  他强烈地想拨开那丁字裤欣赏一下那美妙的桃花源,甚至想掏出JB就对着这裙底风光撸起来,但是理智告诉他这是真正的生活,不是他看的黄片,只要他一有什么过分举措就会出大事。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武哥怎么了,愣B了?”陈亮坐下问道。

  陈大武望了望刚才吴美娟晾衣服的地方发现,只剩下一摊水迹,最美好的景象总是短暂的。

  这个夏天吴美娟正式成为陈大武头号意淫人物。

  陈大武去陈亮家的次数开始频繁起来。吴美娟还以为陈大武是听了她的话才经常过来陪陈亮,却料不到,自己已经成为了陈大武的第一个猎物。

  人生就是这么可笑,当你越渴望得到一样东西时就越不能得到,当你放弃时机会却活生生的摆在你面前。

  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个灿烂的春天,陈大武得偿所愿了。

  这天是一个假期,整栋大楼大小朋友都放假,聚集在一起,由于人数有十个人,所以没有什么游戏适合这个小团体。

  后来一超级小P孩说这么多人玩抓迷藏就会好好玩。结果年纪比较大的几位童鞋悲催了。

  一群人以陈亮家为总部,原因是陈亮家通常都只有陈亮一个在家。

  “剪刀石头布”一群少男少女的大声喊到,其中就夹杂着陈大武无奈的声音。

  “哦!哦!武哥哥做鬼”一群陈大武眼中的P孩兴奋地跳了起来。

  “我操!我TM就是傻逼中的战斗机不去黄欣家玩在这里陪这些P孩玩抓迷藏,这么高智商的游戏。”陈大武超级郁闷想到。

  不管陈大武怎么无奈他还是给绑上眼睛,爬在陈亮阳台上的墙默数100。

  当陈大武数到55的时候,陈亮家门口传来一阵女声“唉,有没有人在家啊?快出来一下。”

  陈大武一听是女声立马精神起来,小跑出去,一看一个样貌人海流的女人扶着不知道是什么回事像一坨泥的吴美娟,立马楞住了。

  “唉,那个帅哥过来帮帮忙扶着吴啊!累得我够呛的!还楞着干嘛?”那女气喘嘘嘘地说道。

  “哦,好的,对不起啊!”陈大武过去托起吴美娟一边肩膀。

  “帅哥,吴姐我就带到家啦!陈铜回来你就跟他说吴姐喝多了,今晚叫他悠着点啊!呵呵”那女风骚的笑到。

  风骚女打了个嗝,“姐也好困了,就这样吧!”把吴美娟另外的手放在陈大武身上,就转头急急忙忙的走了。

  吴美娟醉得像一团泥似的,爬在陈大武身上。

  陈大武只要双手放在吴美娟腋下,半拖半抱着走。行走中陈大武发现吴美娟毫无知觉,就有意无意的把双手从腋下慢慢向胸前探去,双手抓着两坨握也握不住的巨乳,翘起来的老二对着大屁股就顶了过去。跟看片子完全不同的是这是真实的全方位的享受,陈大武闻着吴美娟秀发的香味,身体上的摩擦,感官上的冲击,使全身热血都沸腾了起来。

  陈大武把吴美娟轻轻地放在床上,放下后还揉了一下吴美娟的爆乳。

  望着床上粉面绯红的吴美娟,打量了一下房间周围的环境,陈大武下了一个决定。

  轻轻地把门关上反锁后,陈大武内心非常挣扎,一方面知道这事给发现就事情大发了,一方面看着长久以来的梦中情人怎么能不动心。

  不过陈大武只挣扎了10秒就兽欲战胜了理智。

  陈大武走到床边,轻轻地拍了拍吴美娟的脸,叫道:“吴阿姨,吴阿姨!”。

  拍了好就下都不见吴美娟有反应,陈大武胆子大了起来。

  跳上床后,三下两下就把吴美娟的上衣脱了下来。看着诱人的黑丝胸罩,陈大武不敢脱下来,只是用手往下拨了下去。一个雪白的爆乳软软地跳了出来,一荡一荡如波涛一般荡漾,一颗黑紫色的大乳头像是波涛中的指明灯,在雪白的乳波中是那么的显眼那么的耀目。陈大武立马就把头凑了过去,用嘴巴轻轻的含住那久违的食道口,一只手在另一边的爆乳上不断地揉啊揉!紧紧地抱着吴美娟的身体,胸前传来她的心跳,双手体验着她柔软,身体感受着她身体的温度,陈大武此时此刻是多么的渴望能与吴美娟融为一体。在这绝妙的感觉下,陈大武跨下的老二给顶得怒挺着,在这爽上天的一刻跳了一跳,喷发了。

  陈大武望着喷出来的液体楞了楞。突然他发现黄片做多片段的活塞运动他还没做啊!“啪”一声拍了自己大腿一下,速度收拾心情,向吴美娟下身摸去。一边摸着雪白的大腿一边往上扦开那薄薄的花裙,上次阳台事件时见过的黑色丁字裤,在最敏感的部位静静地诉说它跟陈大武的缘分。陈大武深深地咽了口口水,伸着手探向那神秘之地,捏起那遮住洞口的小布条往旁边拨去。在那两块两快乌黑肥大的阴唇对比下,粉粉嫩嫩的阴道口更能挑动起陈大武的猥玩欲望。陈大武伸出中指往那小洞慢慢捅去。刚进洞口时中指还能顺利进去,一边往里探一边感受着那洞里嫩肉的挤压,当中指进去一半时陈大武发现慢慢地洞里好像越来越挤了。面对这种情况陈大武立马就有了对策,他用中指指头一弯一弯地上下拨动着使原本又紧又干的引道里争取他中指的进入权力。慢慢中指已经全部伸进去了但还没到达这嫩肉洞的尽头,陈大武无可奈何只有一下一下地把中指从吴美娟的引道里一进一出,当不知道这工作重复了多少次的时候,陈大武发现这原来干紧的阴道里变的湿滑了。

  “最重要的时刻到了!”陈大武暗暗想到。

  陈大武猴急地解开裤链掏出早早已按捺不住的憎狞老二。滚烫的老二上还粘着之前喷发的液体,陈大武握起老二脑海已经没有考虑任何其他的思绪。像发情的公狗一样喘着粗气,向那躺在床上那日思夜想的肉体扑了过去。陈大武对准主要矛盾腰身一沉,整个马眼进入了湿蠕的引道,阴道壁的软肉挤压着陈大武的马眼。陈大武汗如泉注两眼通红,腰身不受控制的向前一顶,一前一后的猛烈抽动起来。正当陈大武感受着吴美娟阴道嫩肉挤压时,门外传来那群小P孩的声音。

  【完】

10138字节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奇米网 色人格 色吧网 俺也去 俺去色 色色阁 哥也撸 色人格第四色 奇米影视第四色] 版权所有 © 2013-2016 [联系方式:wjc88csc@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