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耻之徒】【ageliu】【完】

刘明电话铃响了起来,刘明一来电号码,笑了起来,接通电话说:小王呀,新房入伙了没有呀。

  那边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说:刘局呀,住进去好几天了,现在都收拾好了。

  我婆婆,我妈准备了一桌子好菜,晚上请你大驾光临,她们都说要好好谢谢你呢。

  刘明说:哎呀,谢什么呀,跟我还那么客气?

  娇滴滴的声音说:来吗,我可跟你说,你让我婆婆练得那个绝活,我婆婆可练好了,说要给您表演呢。

  刘明哈哈笑道:真的?这么快?

  娇滴滴的声音说:可不么,我婆婆练得可努力呢。

  刘明说:那我一定得去看看了。

  娇滴滴的声音说:晚上等着您啊。

  刘明笑道:好好,晚上见。

  说着刘明就挂了电话,从抽屉里拿个小盒子来,里边是几颗蓝色的小药丸,刘明拿起杯子,一口吞了一个药丸,喝了些水。坐在椅子上看文件,皱着眉头。

  这是晚报总编转过来的新闻稿,刘明所在的民政局下属的一个福利院,又出现了虐待儿童的事情,被人爆料到了晚报那里,总编看到稿子压了下来,把消息通知了刘明,让刘明暗箱处理。

  刘明拿起电话来,拨通财务的电话,让财务走私帐给总编汇去6万块钱,其5万是给总编的,1万是给那个记者的。还让财务准备3万块得现金,准备拿去给爆料人封口费。

  处理完这些事情,刘明拍拍手,走出办公室,跟门口的秘书打个招呼,下楼走出民政局的大楼,拦了辆出租车,直奔中心区的公务员宿舍小区。

  距离小区还有500多米,刘明让车停下,刘明竖起西装的领子,微微低头,走进了小区。

  这是一个新建好的楼盘,房子盖得很好,所有的房子都是分配给各机关单位的公务员。民政局也有40套的指标,大家都听说要进行房改了,这是最后一批国家分配的房子了,大家都打破脑袋的抢。

  刘明自己没要,而是把一个指标给了自己的一个秘密情人,王丽,她也是民政局的一个普通科员,按理说根本没她的机会,但刘明作为副局长,拍板给了王丽一套房子,理由就是王丽的老公是民政局的一名司机,在一次单位聚餐后,醉酒驾驶,撞死了,算是工伤。

  王丽老公死了后,刘明再批工伤赔偿时候,注意到了这个有几分姿色的女科员,故意多批了一些钱,让王丽感激涕零。

  然后刘明有借故去探望了几次,顺利成章的把王丽搞到了手。

  刘明迷恋上了王丽的肉体,两天不搞王丽一次就想的浑身难受。可王丽跟婆婆住在一起,刘明又不愿意去宾馆开房,怕被人认出来,逼着王丽跟婆婆摊牌,许诺就是给王丽升官分房子。王丽跟婆婆一说,婆婆一看有房子分,自己孙女有好房子住,而且能上好学校,立刻答应了睁一眼闭一眼,于是刘明就时不时的去王丽家跟王丽幽会。

  有一天刘明晚上连干王丽三次,累的早上起不来床,王丽早晨早早去上班了,还在王丽家睡觉的刘明醒来一眼看到正在给他准备早餐的王丽的婆婆黄慧,这个保养的很好的60出头的老太太一下吸引了刘明的注意,刘明起来一边吃早饭,一边跟老太太调笑,守寡多年的老太婆那里经得住刘明的勾引,三下两下就缴械投降了,刘明干脆白天也没去上班,在王丽家搂住王丽的婆婆大干了三百回合,把老太太的腰都弄扭了。

  王丽回来一看,老太太站都站不起来了,连裤子都没法穿,光着屁股叉着腿躺在床上,阴道里还不停的往外流精液,王丽使劲埋怨刘明太狠了,伤了老太太的腰,害的她还得伺候老太太起居。

  刘明哈哈大笑说老逼败火,干你是越干越上火,干你婆婆是越干越下火。

  王丽很是无奈,为了得到房子,怎么让刘明高兴都认了。

  可婆婆的腰伤了,刘明还想操老逼,王丽没法子,动起自己亲妈的主意,回去一说,在学校办理了退休的王丽的亲妈曹敏提出要把退休关系转到民政局按干部退休。刘明立刻安排人去办理了这件事,曹敏的退休金一下多了好几百块钱,老太太乐的屁股直哆嗦。立刻学校的30多平米的小房子里搬了出来,挤进了王丽60多平米的房子里住,这样王丽就可以按四口人上报分房子。三个人一同伺候刘明,刘明跟三个女人一起淫乐,舒服的他不知道天南地北。

  正常的性行为已经完全无法满足刘明的欲望了,刘明跟这一家三口越玩越变态,两个老太太也完全没有了任何一丝羞耻之心,刘明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刘明不但开发了三个女人的后门,而且操练到把整只手都探入两个老太太的阴道,又一次,刘明尝试把手往王丽婆婆黄慧肛门里伸的时候,老太太疼的受不了,眼泪都下来了。刘明赶紧把手抽出来,不过伸进去的四根手指,带出了了一大圈黄慧的直肠,鲜红的肠壁翻了出来,卡在肛门外,半天缩不回去。刘明看了不觉得恶心,而是兴奋之极。

  刘明为了能把手整个塞进王丽婆婆的屁眼,给黄慧布置了一个家庭作业,就是让黄慧尝试着往一个啤酒罐子上坐,直到能把一个啤酒罐子坐进肛门里去。

  王丽的婆婆言听计从,一边等着搬家,一边操练着肛门吞啤酒罐子。

  搬进140多平的新家后,看着刘明用公款给买的豪华家具,两个老太太和王丽都乐的不知道北了,对刘明更是感恩戴德。

  这不,住进来一个星期了,王丽主动电话邀请刘明上门来淫乐,刘明也忙了几天,兴高采烈的来了。

  刘明来到王丽新分的房子楼下,迈步进了电梯,电梯里进出的好多还是装修工人,刘明捂着鼻子,忍耐着楼道里油漆的味道。

  到了17楼,刘明出了电梯,来到王丽家门口,一按电铃,门立刻开了,上面穿一件白色针织背心,一对豪乳挤在胸前,下面是一条黑色皮短裙,黑色丝袜,黑色高跟鞋的王丽骚肉弄姿的靠在门口。王丽像个小鸟一样欢快的扑了出来,搂住刘明使劲亲了一下,刘明四下看看,低声说:别闹,快进去。

  说着王丽拉着刘明进到屋里,里边窗明几净,餐桌上摆了不少好吃的,王丽的妈从厨房里探出头来,笑道:哎呀,明子来啦,坐,还有两个菜就好了。

  刘明问王丽:你婆婆呢?

  王丽指指一个关着的房门说:里边练功呢。

  刘明迈步要往里走,王丽一把拉着说:不行,我婆婆说不许偷看。

  刘明笑着说:还他妈的保密。

  王丽伸手搂住刘明的腰,头靠在刘明的怀里说:坏蛋,多长时间没来看我们了。

  刘明笑道:你不是忙着搬家么,我也挺忙。

  王丽依偎在刘明怀里,手凑到刘明的裤裆那里,揉按着刘明的鸡巴。细声细气的说:你不想我,你弟弟也不我想我么?

  刘明笑道:想,咋不想,我们哥俩都想。

  王丽说:我妈,我婆婆天天念叨你。看到没,我妈今天穿的就是为你定做的旗袍,开叉都开腰上了。

  刘明说:你妈也是有心人。我包里有瓶拉菲,你开开醒醒酒,我去看看你妈做啥好菜呢。

  王丽转身去拿刘明的包,刘明迈步进了厨房,曹敏正忙着呢,看刘明进来,甜甜一笑,脸上的褶子都在颤。

  刘明靠在厨房门上看着这个老女人,一件墨绿色的丝绒旗袍勾勒出还算有些曲线的身躯,旗袍前挂着围裙,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一条肥硕的大白腿从旗袍开叉露了出来,若隐若现的。看的刘明咽了两口口水,凑了过去,把裆部紧紧贴在曹敏的大屁股上,手揽着曹敏的腰,低声说:我的小妈,这身旗袍真漂亮。

  曹敏微微撅起屁股,扭扭腰,肥硕的屁股蹭着刘明已经硬挺的鸡巴说:别捣乱,就吃饭了。吃完了饭,你想咋玩就咋玩。

  刘明松开曹敏,站到旁边看锅里的大虾,笑道:有大虾吃,好啊,有口福,有口福。

  刘明侧手探进曹敏的旗袍开叉里,摸着曹敏肥腻的屁股,吃惊的说:没穿裤衩?

  曹敏脸微微一红说:讨厌,被你发现拉,人家穿了条新式的。

  刘明摸摸说:没有啊,光着屁股呢。

  曹敏低声说:快出去,一会给你看。

  刘明笑着说:好好,赶紧吃饭。

  刘明转身出来,王丽已经把酒倒好了,进去帮她妈端出菜来。

  曹敏喊道:小丽婆婆,出来吃饭吧。

  说着门一开,黄慧露出身来,一身明黄色的套裙,肉身丝袜,脚蹬半高跟鞋。

  迈着小小的小碎步挪了出来。

  刘明笑道:咋,不会走道了?

  黄慧一扭身,屁股那里高高鼓起一块来,嗔怪的说:给你卡这么大一个家伙,看你会不会走。

  刘明眼前一亮,伸手轻轻摸摸说:真放进去了?疼不?

  黄慧低声说:嗯,今天好多了。

  王丽说:可苦了我婆婆了,几天都是趴着睡的。吃饭都站着吃。

  刘明搂着黄慧说:我的亲妈,一会我好好疼疼你。

  几日围在餐桌前,由于黄慧肛门里塞了个啤酒罐子,根本不能坐,几个人围在餐桌前都站着。

  刘明端起酒杯说:祝贺你们全家乔迁之喜。

  王丽说:谁们全家呀,我们全家,你也是我们一家的。你家就那个弱智媳妇,这里三个美女呢。你想在哪家住?

  刘明笑道:别看我媳妇傻,我就靠我这个傻媳妇升官发财呢。再说了,我在这儿算啥呀?

  曹敏撅嘴说:你都管我叫妈了,你就是丽丽的男人,我新女婿。

  黄慧说:就是,你是我新儿子,我等你养老呢。

  刘明伸手摸着身边王丽的屁股说:好老婆,叫老公。

  王丽甜甜的叫到:老公!

  黄慧,曹敏一起嚷嚷道:叫妈!

  刘明把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杯子一放,一手摸着曹敏的乳房,一手摸着黄慧的乳房,学着小孩子的声音喊道:妈,我饿,我要吃奶!

  大家一起哄堂大笑起来。

  曹敏,王丽抢着给刘明剥虾,掰螃蟹,一口一口的喂着刘明。黄慧只是品品酒,时不时的微微蹙眉,手绕道后面。

  刘明看着黄慧那不堪忍受的表情,心里痒痒的。三口两口吃的差不多了,一瓶拉菲也见底了。

  刘明凑过去对黄慧说:亲妈,给我看看呗。你练那么多天,该露一皮鞋了。

  黄慧扭过身,慢慢撩起筒裙,微微弯腰。

  随着裙子被拉到腰间,刘明凑过去看,王丽,曹敏也好奇的围过去。只见黄慧肉色丝袜里边没穿内裤,就在屁股中间,丝袜被半截啤酒罐子顶了起来,三日凑近了看,黄慧肥白的屁股被撑的开开的,肛门完全被扩张,一圈红肉紧紧的包裹着啤酒罐子,一半的罐子消失在黄慧肛门内部。

  被撑的更加薄的丝袜慢慢的被刘明拉了下来,失去支撑的啤酒罐子上下晃动了两下,慢慢的往外滑出,刘明用指头轻轻顶住,看着那圈泛着血丝的红肉,刘明眼珠子都直了。

  王丽吃惊的说:我操,这也太牛了吧。妈,疼不疼啊。

  黄慧说:不疼,一点都不疼,你也试一试。

  王丽脸都白了说:别逗了,刘局鸡巴进来我都受不了,这有几个鸡巴粗啊。

  刘明微微松松手,罐子又往外滑,渐渐的只有三分之一的罐体还在黄慧体内。

  刘明用指头捏住罐身,往外拉动着。

  黄慧腰一下塌了下去,双手紧紧扶住椅子背,嘴里嗯嗯的呻吟着。

  当最后一点罐体出来时候,黄慧肛门内一大团直肠被带了出来,像一朵花一样卡在了肛门外面。

  明亮的灯光下,那翻转的肠壁泛着妖艳的光芒,三个人都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从来没见过的人体器官。

  刘明赞叹道:这才是你妈的菊花呀。真他妈的漂亮。

  王丽觉得有些恶心,咽了口水压了压说:这就是肠子呀。

  刘明慢慢的跪在了黄慧双腿后,脸贴了过去,用舌头轻轻的舔着那一圈晶莹的红肉。

  涂上口水的肠壁更加反射光芒,刘明努力把舌尖顶在肉圈中间,很轻松的舌头探进去了很深。

  黄慧被刺激的双腿都无法支持了,大腿小腿不停的哆嗦,曹敏赶紧扶住黄慧的腰,刘明不停的舔着,王丽双手扒着黄慧的屁股,尽量的让刘明脸贴的更近。

  舔了10多分钟,刘明舌头都酸了,脸离开黄慧的屁股,站了起来,两根指头轻松的顺着沾满口水的那个肉洞抠了进去。

  刘明一边抠一边砸吧着嘴说:奇怪呀,奇怪呀。

  王丽看着纳闷的流氓说:奇怪啥呀。

  刘明指指黄慧灿烂的屁眼说:你婆婆这肠子咋没味呢?添上去还有股淡淡的奶香。

  王丽说:哎呀,当然了,为了让你玩,我婆婆几天没怎么吃东西,就喝点稀粥,昨天,今天两天都拿牛奶灌肠,洗的干干净净的。

  刘明拍拍黄慧的屁股,凑上去使劲舔了几下黄慧的肠壁,笑道:我的亲妈,你以后别这样搞,玩这个就跟吃卤煮火烧一样,别洗太干净,有点味道才好呢。

  黄慧说:我的儿啊,你是贵人,那么脏可不行。

  刘明说:你儿子就好这口,行不?

  黄慧说:行,行,你是我亲爹,你说啥是啥。

  刘明说:丽呀,你的手小,看看能不能伸进去。

  王丽说:等等,我带个手套。

  王丽给自己右手套上了个手术用的橡胶手套,摸了些菜油,手指并拢,慢慢的挤进了黄慧的肠子圈里,在三人注视下,整只手掌慢慢的完全没入进去,随着黄慧一声长长的出气,肠壁被挤了回去,整个肛门收缩紧紧的箍在王丽的手腕。

  王丽微微转动转动,黄慧随着王丽的手的动作,屁股大腿微微哆嗦着,嘴里也轻轻的呻吟着,王丽来回拧着手腕子,刘明伸手摸摸黄慧的肚子,隐隐能感觉到王丽的手在肚子里边动。

  王丽来回转着,黄慧呻吟声越来越大,刘明凑到她脸变低声问:咋,疼还是舒服?

  黄慧脸都有些扭曲了,咬着呀说:疼,也舒服,妈呀,受不了了。

  王丽笑道:这你妈的就是所谓痛并快乐着。说着王丽加快了扭动的速度,黄慧猛然踮起脚尖,脚跟都从高跟鞋里脱了出来,屁股一下撅得高高的,刘明和王丽猛然觉得一道闪光扑面而来,两人目瞪口呆。刘明还没反应过来呢,王丽已经蹦了起来,手还卡在黄慧屁眼里,身子远远的探着。

  亮光瞬间消失,刘明只觉得身上湿了一,而且鼻子端闻到一股骚味,定睛一看,王丽手下面,黄慧两条大腿上不断的有水流下去,刘明恍然大悟说:操你妈的,尿了我一身。

  曹敏王丽哈哈大笑起来,黄慧不好意思的扭头说:小丽弄的我都麻了,想憋也憋不住了,就喷出来了。

  刘明拉着王丽的手慢慢拽了出来,刘明凑过去看着黄慧的阴道口说:那也不会往后尿啊,怎么会往后喷呢。

  王丽笑道:我婆婆的尿还反光呢,我就看到一道白光,吓我一跳。

  刘明凑过脸去,对准黄慧的屁眼阴道一阵乱舔,黄慧一边娇笑一边扭屁股躲着刘明的舌头,嘴里喊着:痒痒,别舔了,里边还有尿呢。

  刘明笑道:怕什么呀,尿我嘴里。

  黄慧屁股使劲哆嗦,背也挺直了,刘明鼓励到:尿,快尿,老子接着呢。说完刘明舌头使劲往黄慧阴唇里舔着,黄慧似乎在全力憋着,突然腿一抖,屁股一歪,整个人从椅子被上滑到地上,瘫软在地板上,伸手要扶,就听的黄慧一声叹息,屁股大腿那里一股小小的清泉喷出,地板瞬间湿了一大片。

  王丽使劲叫道:哎呀我的木地板呀,妈快去拿毛巾。

  曹敏蹦到卫生间拉了条浴巾过来,放在地上,吸干了地上的尿液。

  刘明蹲下去看着黄慧瘫软的身躯,抬手给她屁股上拍一巴掌说:操你妈的,让你往老子嘴里尿,你看全浪费了。

  黄慧摊在地上,急促的喘息着,身子时不时的抽两下。王丽有些紧张,问道:妈,你没事吧。

  黄慧微微的摇摇头。王丽和曹敏把黄慧硬生生的拉起来,让她躺在沙发上。

  黄慧依然有些迷离的样子,刘明笑道:刺激过头了,让她躺会就好了。可惜这泡尿了。

  王丽笑道:急什么呀,我跟我妈都喝了那么多拉菲了,等等一人给你一泡拉菲尿。

  刘明笑道:好,老子等着。现在老子要操死狗。说着刘明走到瘫软的黄慧身边,伸手解着自己的裤带。

  王丽说:你讨厌,让我妈歇会,先操我们两个活狗。

  刘明笑道:对了,你妈穿了个新式裤衩呢,老子还没看呢。

  曹敏转转身说:想看么?

  刘明笑道:废话,当然想看了。

  曹敏说:想看要先把你的大鸡巴给妈吃吃,好几天嘴里都没肉了。

  刘明说:咋没吃肉,刚才大虾螃蟹的吃了一大堆。

  曹敏说:妈要吃你的肉。

  刘明笑道:给你吃,给你吃。

  曹敏伸手从沙发上拿了个垫子。仍在刘明脚前,双膝跪下,直着身体,伸手就把刘明解开一半的裤子拉了下来。

  刘明的鸡巴早就怒张着,直挺挺的贴在小肚子上,裤衩里长长的一条。

  曹敏侧着脸,张开嘴,从根部开始,轻轻的用牙齿慢慢的咬着刘明的裤衩包裹的那一条突起。

  刘明歪着脑袋看着,曹敏咬了两遍,抬头瞟了刘明一眼,刘明伸手摸摸曹敏有些花白的头发笑道:小妈,舒服,拿出来给老子用口水洗洗。

  曹敏媚笑一下,脸上的褶子一阵乱颤,竟然有些红晕,有些娇羞的样子。慢慢的伸手拉着刘明的裤衩,泛着黑红光芒的龟头露了出来。曹敏凑上去使劲亲了两下,然后用脸惜的蹭着裤衩上的那个肉头。

  刘明抬头看看王丽,王丽识趣的凑了过来,踮起脚尖,嘴靠近刘明的嘴,舌头探进刘明嘴里,刘明砸吧着王丽的舌头,吞咽着王丽的口水。

  下面曹敏已经将刘明整跟鸡巴含进嘴里,舌头搅动,生成些许口水,用口水浸泡着嘴里的龟头,刘明敏感的感觉到了曹敏口水的温暖,伸手有摸摸曹敏的头顶以是鼓励。

  曹敏高兴的拽住刘明的裤子,使劲嗦了起来,本来微胖的脸颊深深的凹陷下去,强烈的吸力让刘明后脊梁都发麻。

  刘明吐出王丽的舌头,手按按王丽的肩头,王丽也立刻跪在她妈的身边,看着母亲使劲吮吸着刘明的鸡巴,曹敏一边吸,一边侧眼看看王丽,王丽一脸的跃跃欲试,曹敏吐出鸡巴来,手还握着根部,把刘明的鸡巴掰向王丽,王丽立刻凑上去,张嘴深深的含了进去。

  刘明伸手固定着王丽的后脑,屁股耸动,鸡巴深深的插入,王丽有些难受,可也不能动,强忍着长大嘴,喉咙深处被刘明一下一下冲击着。

  不一会王丽的嘴里就流出口水,眼泪也都下来了,长大的嘴里发出约约约得声音。

  曹敏使劲打了刘明大腿一下,骂道:轻点,你想捅死我闺女呀。

  刘明笑道:咋,心疼闺女呀,你来,你来。

  刘明拔出鸡巴,上面垂挂着王丽的口水,曹敏赶紧长大嘴,刘明一下就捅了进去。

  那边王丽手撑着地,半趴在地上,不停的干呕着。

  刘明捧着曹敏的后脑,也不停的顶着,曹敏忍耐能力强,不过也被干的鼻涕眼泪都出来了。

  躺在沙发上的黄慧缓了过来,呻吟的说:我也要,我也要。

  刘明笑道:老子就一根鸡巴。小丽,你带上我拿来那根塑料的,给你婆婆通通喉咙。

  王丽站起来喘息的说:你好坏,别把我妈弄死。

  说着王丽从抽屉里取出一根硕大的黑色塑料鸡巴,后面有套绳的,就往身上系。

  刘明说:脱了裤子系,一会老子直接就能操了。

  王丽手忙脚乱的撩起短裙,丝袜里没有裤衩露着一大团黑毛,把那根假鸡巴系在身上,凑到婆婆脸边上,黄慧抓住假鸡巴,使劲嗦着。

  那边曹敏有些坚持不住了,鼻子里都冒口水了,是在呼吸不了,使劲挣扎起来,刘明松开曹敏的头,曹敏抱着刘明的大腿,头顶着刘明的鸡巴,也瘫软了。

  刘明伸手拉起曹敏,缓过气来的曹敏弯腰咳嗽起来。

  刘明赶紧帮她拍拍背,扶住曹敏也坐到沙发上。

  刘明说:小妈,给我看看新裤衩。

  曹敏赶紧爬起来,跪在沙发上,刘明一下把旗袍后摆掀了起来,曹敏雪白的大白屁股上有条洗洗的黑色带子,卡在屁股缝里,刘明哈哈笑道:小妈穿了个TBACK,真他妈的性感。

  王丽说:好看吧,我给妈买的。

  刘明点点头,伸手拉了个垫子,跪在曹敏屁股后面,脸埋在曹敏的股沟里,深深的吸气,问着曹敏下身的气味。

  刘明舌头吐出来,沿着那条带子上上下下舔着,曹敏舒服的开始哼哼。屁股沟里的丝带已经完全被刘明的口水沾湿了,卷成了更细的一条。

  刘明用小指头挑开带子,曹敏长了一圈肛毛的深褐色肛门展露出来,顶端还有一点痔疮留下的息肉,顽皮的翘着。刘明吐出舌头绕圈舔着,到了中心点就往里挤挤,曹敏痒的咯咯笑着,屁股越翘越高。

  刘明舔的腮帮子都酸了,起身站了起来,笑道:老子受不了了,要操逼了。

  王丽有些着急,可看婆婆还死死拽着自己裆间的假鸡巴吸溜吸溜的嗦着,只能无奈的看着自己亲妈享受刘明的第一炮。

  曹敏从沙发上下来,弯腰站在沙发边上,把屁股甩给刘明,刘明一把撩起后摆,昂立着得鸡巴对准曹敏毛茸茸的阴部捅了进去,曹敏里边早就烂泥一潭了,刘明进的非常容易,第一枪就听到里边咕叽咕叽的水声。

  刘明就喜欢水多的女人,他双手抓着曹敏的胯骨,借力屁股狂耸,曹敏也配合着使劲往后撅屁股,两人几下就找到节奏,配合的很顺畅,刘明往前,曹敏往后,结合部最大程度的融合。

  刘明的鸡巴短粗,曹敏的阴道松而浅,但两人配合的每次刘明的龟头都能触到曹敏的子宫口,舒服的两人都忘乎所以的嚎叫起来。

  黄慧和王丽停了动作,从两侧凑过来,一人含住刘明一边的奶头,用舌头使劲舔着,给刘明助兴。

  在右边的黄慧还伸手解开曹敏的旗袍褡裢,手伸进去捏弄着曹敏的奶头。

  四个人挤在一起。

  捅了一会,刘明有些冲动了,扶着曹敏停下动作喘息着。

  刘明拍拍黄慧指指自己屁股,黄慧马上转到刘明背后,掰开刘明的屁股肉,脸买进去舔着刘明的屁眼,屁眼上一阵阵的麻痒传来,缓解了刘明鸡巴上的刺激,刘明稳稳心神,压制住射精的冲动,又在曹敏阴道里冲刺了几下,拔了出来,水汪汪的鸡巴,包皮里还有不少白浆。

  刘明按按王丽的脑袋,王丽把脸凑到刘明鸡巴和她妈的屁股旁,握住刘明的鸡巴根张嘴把黏糊糊的鸡巴含进嘴里,使劲嗦了起来,舔了几遍,刘明把更加湿漉漉的鸡巴拔出来,龟头压在曹敏的屁眼上,手往里按同时屁股往前压,龟头一下滑进曹敏的肛门。

  曹敏闷哼一声,腰身僵硬住了,刘明慢慢往里挤,然后慢慢往外拔,几次之后,曹敏适应了,刘明开始加快速度。

  曹敏被操的有些亢奋,抓着沙发背,昂着头,张着嘴,头摆来摆去。

  刘明推推王丽,指指前面,王丽脱了高跟鞋,站在沙发上,用手拽着她妈的头发,把裆间的假鸡巴凑过去,曹敏一手扶着王丽,一手握住假鸡巴,张嘴含住。

  刘明和王丽夹着曹敏,前后夹击,干的曹敏浑身一阵一阵的乱颤,身体都有些痉挛了。

  曹敏头渐渐歪了下去,塑料鸡巴也滑了出来,整个人扑在沙发上。

  王丽说:明哥,停停,我妈不行了。换我婆婆。

  刘明慢慢拔出鸡巴,直起身一看,曹敏身体缩成一团,隔几秒种猛然抽搐一下,刘明笑道:小妈,舒服了么?

  曹敏眯着眼睛点点头,又是一阵抽搐。

  刘明转过身,黄慧赶紧撩起裙子,伏在沙发扶手上,屁股对着刘明,刘明凑过去,鸡巴轻车熟路的捅了进去。

  黄慧也湿的够呛,鸡巴进去的很轻松,刘明压着黄慧的屁股一下深一下浅的抽插起来,黄慧哼哼唧唧的呻吟着。

  刘明掰开黄慧的臀肉,两手的食指中指四根指头都抠进黄慧的肛门,微微一用力,黄慧的屁眼被大大的拉开,里边鲜红的嫩肉一圈一圈的,刘明瞄准了一会,轻轻吐出一团口水,吐进了黄慧的屁眼,然后用右手的手指在里边搅着,黄慧被弄的也开始鬼哭狼嚎起来。

  王丽从沙发上下来,接替了刚才黄慧的位置,扒开刘明的屁股,舔着刘明的屁眼。

  刘明的肛门也完全湿润了,王丽直起身来,把假鸡巴按在了刘明的屁眼那里,轻轻用力,刘明嗯了一声,身躯一下趴在了黄慧背上,王丽的假鸡巴捅进了刘明的直肠,王丽也趴在刘明的背上,三人摞在一起,只有王丽能动,来回抽插着,刘明鸡巴有些软了,但还是被王丽动作带着,一下一下的在黄慧阴道里抽插。

  三人蠕动了10多分钟,刘明终于受不了了,前后的刺激让他再也无法忍受,一股浓精喷进了黄慧的屁眼,趴着黄慧身上,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王丽也停止了动作,脸贴在刘明背上,轻轻的摩挲着。三人都亢奋的无法动弹。

  最先缓过来的是王丽,把塑料假鸡巴从刘明屁眼里拔出来,上面粘着不少黑黄之物。

  王丽解了下来,把刘明扶起来,刘明捂着屁眼说:你妈的,你干出老子屎来了。

  王丽笑着扶起黄慧,曹敏也缓了过来,4个人坐在沙发上,都不出声,静静的恢复着体力。

  王丽拎着塑料鸡巴去卫生间冲洗着刘明的屎,正洗着呢,刘明搂着她妈和她婆婆三个人赤条条的进来了。

  王丽一看,把塑料鸡巴放下,几下把丝袜跟皮裙脱了,4个人光溜溜的挤在淋浴下面,三个女人六只手同时给刘明搓洗着。

  刘明舒服的不停的哼哼,就恨自己只有两只手,三个女人6个乳房,三个阴道,三个肛门摸都摸不过来。

  刘明指头抠进黄慧的肛门,黄慧干脆弯腰撅屁股,让刘明抠的顺畅些。王丽说:明哥,你别把我婆婆的肠子又抠出来,红彤彤的像个烂苹果。

  刘明说:老子就好这口,啥叫玩女人,这才叫玩女人呢。

  王丽撅嘴说:你就知道玩我们,就不爱我们呀。

  刘明说:屁,不爱你们,这房子哪来的,这个浴室,光这套家伙就好几万,都是TOTO的,不是老子签字,你们能天天享受这个?

  曹敏使劲拍了王丽一下说:妮子,别不知足,明子对咱没得说,人家这地位玩黄花大闺女都随便玩,来陪你乐呵,你还念叨啥呀。

  王丽撅嘴说:人家是想天天都要明哥陪着,不想他回去陪他的傻老婆。

  刘明哈哈大笑道:你呀,应该把我傻老婆供起来,没她就没我,没我你老公死都不算工伤。

  王丽说:明哥,我一直好奇,你干你的傻老婆的时候舒服么?

  刘明说:不知道,就干过几次,都是喝的烂醉。

  王丽笑道:我听说你傻媳妇还有两分姿色呀,就是傻点,你也不至于这么不喜欢操她吧。

  刘明说:我不是不喜欢操她,我是不喜欢操小女人,我喜欢吃软桃子,懂么?

  曹敏拽着刘明的鸡巴说:你喜欢吃桃子,我喜欢啃甘蔗。说着曹敏蹲在地上,张嘴咬住刘明的龟头,刘明假装害怕的样子说:我的小妈,只能舔,不能嚼碎了啊。

  四个人嬉笑着,拿着毛巾擦干净身子,赤条条的四个人出来。

  王丽领着众人进了卧室,刘明眼前一亮,50多平的一件大房子里,只放着一张圆形的大床。

  王丽笑着说:明哥,这就是我说了几次的那张床。

  刘明笑道:真他妈的大。

  王丽笑道:你一次就要操三个,小了能放的下么。

  刘明侧身躺上去,身子一阵晃动,咧嘴笑道:这个是水床?

  王丽也爬到床上,躺在上面扭动身躯说:是呀,为了给你省劲,挑了好久呢。

  刘明笑道:你真敢花钱,这个又10万了吧。

  王丽撅嘴说:哪有呀,才8万多。

  刘明说:才?你妈的,8万一张床还说才?

  王丽拱到刘明怀里说:为了让你舒服,80万也花了。反正公款。

  刘明摸着王丽的肩头说:公款也有个限度,听到没?

  王丽委屈的撅嘴说:不是为你舒服,我才舍不得买呢,我睡的那个床才3000多。妈那个贵点,才4000,婆婆腰被你弄坏了,买的贵点也就5000。

  刘明看王丽撅嘴的样子,心里痒痒的说:行,行,哥错怪你了,8万不贵不贵。

  曹敏也上了床说:明子,小丽买这个也犹豫好久,真是想着你才买的。

  刘明搂着娘俩笑道:想一想8万算个屁,老子是副局长,局长一顿饭差不多就这个价了。前两天我看到一张单子,报销一辆宝马Z4,80多万。

  王丽撅嘴说:人家也想要辆车。你都答应人家好久了。

  刘明摸着王丽的乳房说:要个啥车?

  王丽撅嘴说:弄个20万左右的就行了。

  刘明笑道:20万好多种呢,你去挑好了,我给你批钱。

  王丽抱着刘明一阵狂亲,扭头对黄惠说:妈,明子给买了车,我每天早上送你回去老房子跳舞。

  黄慧也高兴的直点头,爬上床,伸手摸着刘明的鸡巴,轻轻噜着说:新房子啥都好。就是离老房子远点,我早上爱跟以前的老同事们跳跳老年舞,坐公车太挤了。

  王丽指着婆婆说:我婆婆早上挤车去跳舞,还被一个小伙子摸了。

  刘明瞪着眼睛说:真的呀,在公车上?

  黄慧点点头说:就前天早上。

  刘明淫笑着摸摸黄慧的脸说:摸你哪儿了?摸的舒服么?

  黄慧笑着呸了刘明一下说:摸哪儿了?你最爱摸人家哪儿?

  刘明手一下掏进黄慧阴部说:摸这儿了?舒服不?出水了没?

  黄慧笑道:吓都吓死了,还舒服。哪儿有你摸的舒服。

  刘明笑道:不可能,肯定摸的你湿乎乎的。

  黄慧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后来是有些湿,那小伙子也太不像话了,我都有些哆嗦了,还不停的摸,摸的人家都坐过两个站。

  王丽笑道:要不是车上人少了,我婆婆能坐到终点站去。

  黄慧笑着打了王丽一下说:贫嘴,小妮子。

  王丽捂着嘴笑着说:我婆婆跟哪个姓赵的老头跳舞都能跳湿了,给毛头小伙子摸还不摸尿了啊。

  刘明饶有兴趣的把指头在黄慧阴道里画圈搅动着,里边已经湿乎乎一片了,笑着说:咋,勾搭了个老头?有没有操你?

  黄慧说:别听小丽瞎说,就是个比较固定的舞伴,以前的老同事。

  刘明说:老头对你有意思?

  黄慧说:咋,我还能跟他怎么着啊。

  刘明笑道:屁眼别练了,给你个新任务。

  黄慧笑着问:啥任务?

  刘明说:明天小丽去我办公室,拿个摄像机回来,你原来哪个小房子不还在么,你拿摄像头去,找个地方藏起来,然后勾搭老头去操你,过程拍下来拿回来给我看。

  王丽笑着说:我也要看,我也要看。

  曹敏笑道:那有啥好看的,老头操老太,现在你男人就能给你表演,你还看那个。

  王丽笑道:看明哥操女人看腻了,换个新鲜的。

  黄慧笑道:行,屁眼吃酒瓶子我都干了,勾搭个老头还怕啥,只要明子看了高兴,让我干啥都行。

  刘明笑道:好,听话就好,老子先疼疼你。

  黄慧噜着刘明的鸡巴说:还没硬了,妈给你咗两下。

  说着黄慧跪趴在刘明双腿间,拉着刘明的鸡巴就往嘴里塞,曹敏王丽也凑过去了,三个人围在刘明鸡巴周围,轮番嗦着刘明的鸡巴,刘明被舔的使劲哼哼,两手闲不住摸着身侧曹敏母女两人的阴部屁股,曹敏被摸的兴起,一蹁腿骑到刘明的脸上,刘明眼前突然出现一个毛茸茸的阴部,抬起头来也不管是谁的,吐出舌头就往里舔,曹敏哼哼起来,身子也直了,屁股使劲往刘明脸上坐。

  下面就好分工了,黄慧舔着刘明的鸡巴头子,王丽含住刘明一个睾丸使劲不松口,四个人各取所需,都兴奋起来。

  刘明几次都差点被舔的射出来,实在受不了了,推推曹敏,曹敏迷离的从刘明身上下来,刘明抢一般的把鸡巴从黄慧嘴里拽出来,说道:别你妈的舔了,射了还得休息半天。

  黄慧眼睛死盯着刘明的鸡巴,王丽笑道:不舔了,操逼,操逼。

  刘明说:你们三个摞起来,老子从上往下挨个操。

  三个女人看看,没有动作,刘明说:按体重,小妈最胖,下来是妈,然后是小丽。小妈在最下面。

  三个女人迅速趴起来,曹敏跪趴在床上,然后黄慧趴在曹敏背上,接着是王丽。

  刘明笑着跪在三个女人后面,看着三个大屁股,三个屁眼,和三个已经完全裂开的阴道口。

  刘明扶着鸡巴先从最下面的曹敏的阴道开始,连捅10多下,不过因为三个身体挡着,捅不很深,然后拔出来,压着曹敏的肛门就捅进去,接着是黄慧的阴道,肛门,然后是王丽的阴道肛门,接着又循环一次。

  干的三个女人大呼小叫的,黄慧双手捂住曹敏的乳房使劲挤压着,王丽也捏着黄慧的奶头,刘明上窜下跳的忙的不亦乐乎。

  最终,刘明再从黄慧肛门挪向王丽阴道过程中,实在没忍住,一下喷射出来,黄慧王丽的屁股上都沾满了刘明的精液。

  刘明射完了身子也软了,一脑袋拱在床上,呼哧呼哧喘粗气。

  三个女人也都躺了下来,都一脸没吃饱的样子,曹敏握着刘明的鸡巴,使劲晃荡,希望刘明能再硬起来。

  刘明断断续续的说:小妈,让老子歇……歇一会。

  王丽撅嘴说:讨厌,你一次干三个,都没喂饱,歇会再来。

  刘明苦笑的摇头说:小姑奶奶,真不行了。

  黄慧说:不行了?你不行了,我们还行。小丽拿那个假的来。他干不动了,咱娘三干他。

  王丽哈哈笑着蹦了起来,从抽屉里拎出两根假鸡巴来。

  黄慧王丽一人带上一个,王丽笑道:明哥翻过来,你咋干我们的,我要报仇。

  刘明哈哈笑着翻身跪趴在床上,王丽掰开刘明的屁股肉,舔了一会刘明的屁眼,扶着假鸡巴往里捅去。

  黄慧笑着站在刘明前面,扶着裆间的鸡巴往刘明嘴里塞,刘明也来着不惧,张嘴含住粗大的假鸡巴。

  曹敏在一旁喊着口号,婆媳两人前后夹击刘明,刘明被两根假鸡巴顶的直翻白眼。

  曹敏爬过去,小牛吃奶一样,侧头含住刘明的鸡巴,三个女人搞刘明。

  刘明的鸡巴却越来越软,曹敏正根含嘴里都没啥感觉,吮吸了半天也不应,吐出来,退了出来说:呀,明子真的不好使了,半天不硬。

  刘明推开黄慧,干呕几下说:操,你妈的,你屁眼里塞根大鸡巴,看你能不能硬。

  曹敏笑道:小妈又没鸡巴,不过小妈屁眼塞根鸡巴,逼里会冒水。

  王丽越干越起劲,刘明快扛不住了,央求到:丽呀,停一停吧,再操屁眼就爆了。

  王丽说:闭嘴,老娘正舒服着呢。

  黄慧挺着假鸡巴挪向曹敏,曹敏一看眼前黑黝黝一根大棒槌,乐了,一把推倒黄慧,屁股一压,就把黄慧的假鸡巴坐了进去,抱着黄慧使劲亲。

  刘明说:小丽,快快,你妈屁眼空着呢,干你妈的屁眼。

  王丽拔出鸡巴,挪到她妈背后,扶着鸡巴捅进她妈的肛门。

  刘明这才长出一口气,看着三个女人一边乱搞,一边冲他抛媚眼。

  刘明看的兴起,香艳之极的活春宫在眼前上演,三个女人的娇喘和淫秽不堪的对话很快让刘明硬挺起来。

  刘明翻身来到三个人头前,把鸡巴对准曹敏,曹敏正咧嘴嚎叫呢,刘明一家伙就捅进去,实实在在的把曹敏的叫声憋了回去。

  三根鸡巴在曹敏体内进出,不到5分钟,曹敏阴道里不停的冒水,开始还是清水,接着一股股浓白的液体冒出,曹敏声嘶力竭的发出几声闷嚎,一下瘫软在黄慧身上,翻转眼球,不停的抽搐着。

  王丽赶紧拔出假鸡巴,把妈妈扶起来,让她侧躺,曹敏死鱼一般翻转几下,昏睡过去。

  王丽快手快脚脱掉假鸡巴,扶着黄慧的,叉开腿坐了上去。

  刘明要把鸡巴插王丽嘴里,王丽使劲摇头,单手扒开自己的臀肉,刘明立刻转到后面,扶着鸡巴怼入王丽肛门,两人夹击王丽,不一会,王丽也扛不住了,抱着黄慧嚎叫几声,也瘫软下去。

  刘明把王丽搬开,解开黄慧的假鸡巴,抱着黄慧叉开的双腿,使劲舔着黄慧的阴蒂,阴道口,舔的黄慧头来回乱摆,自己摸着一对乳房,咬牙不出声的闷哼着。

  舔的黄慧实在受不了了,哀求到:我的亲爹,上来,操你妈的骚逼。

  刘明笑着扑上去,黄慧手探在下面,握住刘明的鸡巴就使劲往里塞,鸡巴顺利的滑进去,黄慧长出一口气,抱着刘明说:爹呀,我的小爸爸,泡里边别动。

  刘明身子压着黄慧,鸡巴使劲往里挤着,完全进去后,一动不动的压着黄慧,刘明吐出舌头,舔着黄慧的脸蛋。

  黄慧低声说:爹呀,人家60了,才知道操逼这么舒服。

  刘明笑道:舒服就好,以后没事就来操你们。

  黄慧偷笑到:爹,你不舒服么?

  刘明笑道:舒服,当然舒服了。

  黄慧笑道:舒服就动动,我的亲爹。

  刘明摇摇头说:亲妈,没劲了,动不了。

  黄慧抱着刘明亲了一下说:爹,你不动,你亲闺女动。

  说着黄慧下身用力,刘明觉得鸡巴猛的被捏紧了,一股快感直冲脑门,刘明笑道:亲妈,动的好,动的好。

  黄慧抱着刘明,不动声色的阴道不停的收缩,捏的刘明闭着眼睛哼哼着,体会着鸡巴上传来的快感。

  黄慧两条肥腿都翘了起来,盘在刘明后腰上,脚后跟顶着刘明的屁股,阴道不断的收缩放松。

  刘明知道黄慧有这一手,平时也偶尔试过,今天曹敏王丽被彻底放倒了,就剩下黄慧,所以安心的享受着黄慧的内功,黄慧动了几分钟,猛的出了口气,身子一下软了,哀求到:好亲爹,累死女儿了,爹你动动吧。

  刘明哈哈笑道:来了,我的亲闺女。说完刘明屁股宛若马达一边猛的开始冲刺,黄慧抱着刘明不停的啊啊啊的叫着,一开始是胡乱的叫,后来伴随着刘明的节奏,叫的很短促。

  刘明越干越来劲,挺起身来,使劲顶着黄慧,黄慧抬起手,翘着兰花指,娇笑的捻着刘明的两个黑奶头,刘明连捅了10多分钟,终于喷射出来,黄慧抬手紧紧抱着刘明,没鼻子没脸的一阵狂亲。

  两人终于瘫软在床上。

  四人昏睡到天明,王丽早早去上班了。

  黄慧想去跳舞,可累的实在动不了,跟曹敏一起给刘明做了早饭,刘明是一直睡到快中午了。

  起来梳洗一下,跟两个老太太亲热一会,出门打车到了民政局。



29078字节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奇米网 色人格 色吧网 俺也去 俺去色 色色阁 哥也撸 色人格第四色 奇米影视第四色] 版权所有 © 2013-2016 [联系方式:wjc88csc@gmail.com]